笔趣阁 > 妖夏 > 第一四零章 再去

第一四零章 再去

笔趣阁 www.xbiquge.cc,最快更新妖夏 !

    虽然知道他看到的相当于一张屏蔽图片,周凯还是提着颗心,紧盯着一动不动的卫桓手里捏着的那个小盒子。

    那是他最宝贵的东西。

    图片突然动了,盛夏和卫桓一前一后,回到餐桌旁。

    迎着周凯紧张的目光,卫桓将小盒子扔给了他。

    周凯接过小盒子,立刻打开,不等他叫出声,盛夏先说话了,“那是我的东西。”

    “什么?”周凯以为自己听错了。

    米丽一听就明白了,看着周凯奇怪道:“那东西怎么到你手上了?”

    “那是我爸留给我的。”周凯一脸不服,“我很小的时候,就看到这个盒子挂在我爸脖子上,怎么能是你的东西?”

    “这东西,怎么到你爸爸手上的?”卫桓极不客气的问道。

    “这怎么能是她的东西?”周凯没理卫桓,看向米丽说话。

    米丽却看着盛夏。

    “我只能算半个人,这个以后再说吧。老米给老妙打个电话,要是打通了,看看能不能打通。”盛夏想着卫桓的话,心里很沉。

    “你跟邹玲看到龙头镇不对,就是因为那里面的东西,还有点法力,龙头镇现在可能不大好,周局他们看不到,邓风来可能还没你看的清楚,不过那是他的地盘,有点什么不对,他都能感觉出来。”

    “要不,咱们过去看看?”卫桓看着盛夏,殷勤建议道。

    阿叶最喜欢看这样的热闹了。

    盛夏斜了眼卫桓,看向一只手叉着腰,手机贴着耳朵,一脸着急的米丽。

    “没接。”又拨了两遍,米丽按断电话,看向盛夏道。

    “邹玲的车子进了龙头镇就觉得不对劲儿,一直到镇上,可能往前还是不对劲,龙头镇不算小,这么大一片地方,都不对劲,得多大的妖才能弄出来?”盛夏看着卫桓问道。

    “要是凭神通布阵,我可以,李林也没问题,其它……这里有多少三界过来的,我还没去查,不过应该不多。要是布阵,阵法不简单,不过布起来不难,我教你,你也能布。”

    卫桓答的仔细。

    “那就是说,不管是神通,还是布阵,都不简单。”盛夏的总结简单明了,“你能对付?”

    “那当然。”卫桓笑起来,“别说单打独斗,就是一挑一群,咱们也没落过下风,上一回他们借了天劫。”

    “那咱们去看看。”盛夏站起来,她担心邓风来,更担心老妙。

    “要不我跟老常先去看看,小夏……”米丽心提起来了,姑娘能挨能扛死不了,可那是跟人,现在这龙头镇,明显不是人的事儿,这个卫桓,她虽然怕他怕极了,可还是信不过他,话说的太满了,但凡把话说到满成这样的,没一个靠得住的。

    “要不要把她们带上?”盛夏指了指米丽。

    她跟米丽不同,她一点也不怕卫桓,但说不清为什么,她信任卫桓,甚至在她还没意识到的潜意识中,她信赖卫桓。

    “一起去吧。”卫桓紧跟盛夏站起来,话是跟众人说的,眼睛却只看着盛夏,“有什么情况,跟那什么九局,还有别的地方,说话方便。”

    卫桓那句一起去吧没落音,小火和曲灵以同样的敏捷身手,一个窜到了米丽身边,一个窜向盛夏,不过鉴于卫桓离盛夏很近,打心底恐惧卫桓的曲灵,没敢很靠近盛夏。

    “我去叫老常。”米丽行将大衣拎给盛夏,急急往外走,刚到门口,老常已经推门进来了,看到米丽,往后一步,看着盛夏问道:“我去开车?”

    “嗯。”卫桓在盛夏之前应了一声。

    老常垂头塌肩,急忙去开车出来。

    两辆车,卫桓极不客气的把曲灵和小火赶到邹玲和周凯车上,自己和盛夏坐后排,前面是老常和米丽。

    老常车子开的极快,邹玲车开的相当不错,一步不落紧跟在后。

    进了龙头镇,邹玲奇怪到忍不住咦了一声,按下所有的车窗,风呼叫着从车旁吹过,树林哗哗有声,近处虫鸣阵阵,远处灯光昏黄,这龙头镇正常的不能再正常了。

    “是咱们,撞上什么了,还是,真是……”邹玲简直不知道说什么了,指了指周凯脖子上那个空盒子。

    周凯的脸色苍白,眼前完全正常的龙头镇,让他一下子想起了很多,从很小的时候,坐在爸爸旁边翻看画书时,不时感受到的阴冷之气,到这些年来,他那份远胜于常人的敏锐感受,不是他远胜于常人,而是,他脖子上挂的东西,现在,那东西被自称原主的……非人,拿走了。

    “周凯?周凯?”邹玲见周凯端直坐着,两眼直直看着前面,一言不发,叫了几声,声音里就有点儿惊惧。

    曲灵从后座伸头往前,一巴掌拍在周凯肩上,“喂!邹玲姐叫你呢,发什么呆!”

    “啊,我没事。”周凯恍过神,答的极快。

    前面,老常那辆车突然一个急刹,邹玲急急一脚刹车踩到底,还没完全回过神的周凯被这脚刹车踩的猛往前一冲,又被安全带猛勒回来,直勒的他一声连一声咳起来。

    “快快,下车了。”邹玲刹车下去,就看到卫桓伸腿出来,弯腰扶出了盛夏。

    周凯一边咳嗽,一边解开安全带下了车,小火和曲灵比他敏捷多了,已经一左一右下了车。

    “怎么样?”邹玲下车,几步冲到盛夏身边,话是问盛夏,却看着卫桓。

    “你看到什么没有?”卫桓根本不理邹玲,以及其它人,只看着盛夏,手指点来点去的问道。

    “黑沉沉的。”盛夏紧皱着眉头,这份黑沉沉极其压抑,让人浑身不自在。

    “不错!”卫桓眉梢飞扬,“你再看看,是不是那儿黑气最厚重?”卫桓指着斜前。

    “看不出来。”盛夏真看不出这份黑沉沉哪儿轻哪儿重,黑夜中,那份黑沉沉也是在她的感觉中,而不是在视线中。

    “咱们过去看看,这个味儿。”卫桓抽了抽鼻子,“有点儿血腥味儿,只怕跟那帮血鬼有关。”

    卫桓将手递到盛夏面前,盛夏犹豫了下,将手放到卫桓手里,卫桓顿时象一棵干旱良久,被细雨淋透的绿树,从上往下,一下子招展鲜活了。

    盛夏的手被卫桓握在手心里,那份从他手上传过来的温暖安稳,让她一下子生出股久违的、熟悉的感觉,那感觉五味俱全,冲的她简直想大哭一场。

    她和米丽、老常一走过来的上千年里,不知道碰到过多少艰难,多少困境,不知道有多少回,她和米丽、老常三个,都觉得这一回她们肯定完蛋了,可就是这样,她也从来没有过眼泪,眼泪有什么用?

    可现在,好象就是从碰到这个卫桓之后,她怎么动不动就想大哭一场呢?

    嗯,她已经大哭过好几回了。

    这难道就是周凯说的,恋爱是一种退化行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