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妖夏 > 第一三四章 打不过就跑

第一三四章 打不过就跑

笔趣阁 www.xbiquge.cc,最快更新妖夏 !

    卫桓从盛夏那间小院出来,一边信步往前走,一边打量着四周。

    他心情极好,他和阿叶,也许要在这里住上几年,几十年,甚至几百年,和阿叶在一起,不管在哪里,住多久,他都无所谓。

    这一带还不错,上次去的那个龙头镇,颇有几分灵气,嗯,最好在那儿修座洞府,布置个阵法,把灵气聚拢起来,对阿叶有好处,还得再想想办法,得能经常从妖界弄些食材过来,还有泉水,这儿的食材不含灵气,味同嚼蜡,唉,阿叶这一千多年熬的太苦了,还有水,这儿的水,那股子陈腐味儿……阿叶太苦了。

    阿叶现在跟这儿的人一样,一日三餐必不可少,嗯,这食材和水,是大事。

    怎么办呢?

    这个小世界太脆弱,嗯,修真协会手里有两条通路,都拿过来……算了,这几百年是无诺山当值,那个李林也在,总要给无诺山几分面子,嗯,把极北之地那个通路留给他们,让那个什么博物协会搬到极北之地,正好,也省得看到那些修真废物厌烦,最好,李林也跟着滚去极北之地。

    卫桓一条街没走完,就打定了主意,拐个弯,直奔博物协会。

    阿叶一日三餐,茶水点心,这是最大的事,不能拖。

    卫桓站在博物协会大门对面街边,眯眼打量着风格古雅的博物协会大门,和大门之内绿树掩映之下的飞檐屋脊。

    这博物协会和修真界那些架子比本事大的门派,真是一脉相承。

    卫桓抬脚往前,由实而虚,径直走到博物协会门口,绕过几个探察阵法,一边慢步往前,一边四下观看。

    大年初一,博物协会里好象空无一人,卫桓慢慢悠悠一路往前,过了两道垂花门,前面一片沉绿中,几株红梅开的热烈。

    红梅斜侧的一幢两层小楼里,有说话声传出来。

    卫桓站着没动,凝神听里面的说话声。

    楼里是现任的博物协会会长,无诺山那位低阶弟子赵明刚。

    卫桓凝神之下,赵明刚的声音听的清清楚楚,话筒那一边的声音,也一样听的清清楚楚。

    听了没多大会儿,卫桓脸争就阴沉下来。

    和赵明刚通话的,是九局的孙瀚,卫桓很快就从一个两个名字,以及断续的话里,推出了事情的首尾:九局要找常翠花,也就是阿叶她们的麻烦,这麻烦最初源于欧洲……只能是卡维家族那里了,至于博物协会,看这意思,他们打算两头推波,趁机捞些好处了。

    这无诺山两头吃好处的,从数千年前吃到现在,看来是越吃越上瘾了。

    哼!

    卫桓听到赵明刚挂断电话,转身出去了。

    这件事,李林必定已经知道了,阿叶呢?嗯,她知不知道不是大事,李林会怎么做?

    卫桓想着李林的打算,脚下加快,出了博物功夫,径直回了环贸大厦,从电梯里出来,没等他召唤,马国伟和黄云生,一前一后迎上来。

    落在马国伟后面的黄云生抢前一步,没等走近,就急急道:“老板,出事了!是好象出事了,好象是大事。”

    “嗯,说。”卫桓越过黄云生和马国伟,进了屋。

    黄云生和马国伟紧跟进去,黄云生跟的一跳小跑,“老板,是这么回事,就刚刚,那个老妙,她姓老名妙,是条巴蛇,我跟老马,跟老板您禀报过……”

    “说正事。”卫桓邹眉打断了黄云生的歪扯。

    “是是是!”黄云生身子一矮,不敢再扯,“老妙说,不是光跟我和老马说,说是,是跟这滨海所有的妖都说了,说是最近风紧,能避的都找地方避一避,最好避个二十三十年。”

    卫桓眉毛挑起,老妙说,这是阿叶的话吧,避一避?避上二十三十年?她是打算避出去了?避上个二十三十年了?

    倒是跟从前打不过就跑,一脉相承。

    听说她被青玄教导了数千年,只学了一样,怎么从青玄手里逃出去,等她能从青玄手里逃出去时,师门就放她出山历练了。

    这会儿,她虽然封锁了从前的一切记忆,这逃跑的本事,还是一如从前。

    卫桓想着阿叶从前那些,照她的话说,潇洒利落的逃跑,直想的笑容一点一点漫上来,看的黄云生和马国伟两脸呆滞。

    嗯,这次,得在她干脆利落的逃掉之前,把这点小麻烦解决掉,虽说象从前那样,先跟着她逃一回,再回头把那些麻烦捏碎十分令人愉快,但这次,这里有那条通往修真界和妖界的通路,是最适合他和阿叶落脚的地方,还是在她跑走之前,解决掉这些麻烦。

    “没什么事。”卫桓这声调跟刚才比,和气的让黄云生心里竟然生出了一股恐惧。“去跟曲灵说一声,让她跟在盛小姐身边,不要离开。”后一句,卫桓看着马国伟吩咐道。

    马国伟忙欠身答应,见卫桓挥了挥手,急忙拽了把一脸呆滞的黄云生,后退出去。

    ……………………

    卡维家族那座占地极广的庄园里,和卡维爵士那间书房相邻的古老而阔大的客厅里,满城堡的侍女们早被驱赶圈关起来。

    卡维爵士一幅和平时老迈模样绝不相同的强悍锐利模样,站在长方形客厅那幅巨大地狱图前,看着面前一个挨一个,站的笔直的子嗣们。

    “我们卡维一家,都到齐了。”卡维爵士扫视着面前一排排的子嗣们。“数万年来,我们只有这些子嗣,每一个,都极其珍贵。”

    众卡维们抬起了下巴,卡维家族的成员个个尊贵,这是数千年来,甚至上万年来,众所周知的事。

    “威尔森殒命,亚巴顿,”卡维爵士喉咙微哽,亚巴顿是在他身边最久的子嗣之一,上万年来,他从来没想到过亚巴顿有一天烟消云散。“也殒落了。我们血族寿数无限,作为代价,我们没有魂灵,威尔林和亚巴顿殒落,从此,就是烟消云散。”

    卡维爵士的话顿住,看着眼前或是愤怒,或是悲伤的一张张脸,“把大家都召唤回来,不是为了报仇,这是小事,哪怕是亚巴顿的殒落,相比于我们的那件大事,都是极小的事。”

    卡维爵士的话顿了顿,缓缓看了一圈,才接着道:“之所以把大家全部召唤回来,是因为,威尔林和亚巴顿的死,以及之前不久,家族项链的失踪,都是一只妖所为,或者说,是一伙妖,也许,她们有所发觉,这是最坏的情况。”

    卡维爵士叹了口气,“数万年来,我们小心翼翼,祖先保佑,到今天之前,一直顺顺当当,到今天,再有所发觉,哼。”

    卡维爵士冷哼了一声,“我们已经全事俱备,最后一步,不过是缓缓的来,还是加快行动,现在,我们要加快行动,到现在,我们要做的事情,只余两件,其一,把黑石棺送到龙头湖,其二,把血晶全数送到龙头湖,分成两组,记着,不惜一切代价,只要把黑石棺和血晶送到,一切牺牲都将永恒,离开的,都会回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