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妖夏 > 第一一八章 食为大

第一一八章 食为大

笔趣阁 www.xbiquge.cc,最快更新妖夏 !

    盛夏等着卫桓从眼前凭空消失,卫桓却站起来。

    正无聊的靠着餐桌喝咖啡的周凯见卫桓突然站起来,惊的刚送到嘴边的咖啡扣在下巴上,顺着下巴淌到胸前,不过他那件衬衫上早就星星点点布满了咖啡污渍,也不在乎再多这几口。

    一直焦躁不安盯着盛夏和卫桓那两片虚影的米丽立刻浑身警惕,虽然她警不警惕也没什么用。

    卫桓嫌弃无比的斜了眼周凯,转头看着盛夏道:“这是个废物,曲灵有几分拳脚功夫,让曲灵跟着你。”

    盛夏看了眼正用袖子抹着一下巴咖啡的周凯,没理会卫桓这句话。

    卫桓从周凯看向米丽,眉头又往一起皱了皱,这个也是个废物,从米丽看向还僵在椅子里的老常,卫桓这一眼看过去,老常立刻就恢复正常了,却浑身紧张的一动不敢动。卫桓简直想叹气了,又一只废物。

    卫桓慢慢环顾着整个厨房,看了一圈,目光落在盛夏身上,“那我先回去了,你好好休息。”

    在满屋子的屏气静声中,卫桓出了厨房,先斜了眼挤在水池中间,被他一眼扫的瑟瑟发抖的八哥和老龟,穿过笔直立在空中的阿梅和阿竹,在前院转了一圈,往后院过去,从后院转出来,出院门走了。

    阿梅和阿竹一左一右贴在院门上方,看着卫桓不紧不慢的走出巷子,转个弯看不见了,又屏气等了好一会儿,才松驰下来,由紧张成细长的两条,松成平时模样,嗖的窜进了厨房。

    “走了走了!”阿梅尖利的声音里有几分抖。

    “没事没事。”盛夏只觉得这会儿比刚才一个狗啃泥摔在街道上时,还要混乱几分,她得和米丽,还有老常说说这件事,“阿梅阿竹回去,没事,你也回去。”

    盛夏冲两张脸全是紧张关切的阿梅和阿竹挥完手,又冲周凯挥手。

    “出了这么大的事,大家得好好商量商量!他跟你说什么?”周凯一脸仗义。

    “老常!”盛夏正满心烦乱。

    老常一声不响,上前揪起周凯,一路拖到院门口,扔了出去。

    “他说他是来找我的。”看着老常进来,盛夏从一口气喝了半杯的清咖上抬起头,看着米丽道。

    “这不是废话么,他一头扎进来,就盯着你,当然是来找……找你?这什么意思?”米丽愤怒到一半,悟出不对了。

    “是那个找。”老常一脸说不出什么表情,十分复杂。

    “那他知道你是谁?你问他了?他怎么说的?他来找你,怎么现在才找上门?你先找上门的,他怎么……这事儿不对!”米丽一明白过来,就混乱了。

    “我觉得,李林也是……”盛夏的话顿住,她有点儿不知道怎么说。

    “找你的?”米丽话接的极快。

    “他没说他是来找人的,他只说了那句,我很象他堂妹,就是感觉。”盛夏示意米丽又给她冲了杯咖啡,捧在手里,将刚才和卫桓的对话说了,从米丽看向老常,“你们知道的肯定比我多。”

    “你知道,我跟老常,都是……”米丽用力挥着手,“你知道,说不出来,知道的真不多,跟你差不多,那个卫桓,盯着你那眼神,可不对,我瞧着,比你陷得深,这事儿,就怕没那么简单。”

    “你说,我要不要找李林说说刚才的事?”盛夏转着手里的杯子,忧虑忡忡的问道。

    她对李林有一种说不上来为什么,可就是觉得可以完全信赖的感觉。

    “那个李林,咱们不也一样不知道根底?我瞧着那也是个精明的不得了的主儿,说你象他堂妹,谁知道打的什么主意?”米丽绞着手,愁的毛都要白了。

    老常也愁的团成一团,那位,只能他找她们,她和米丽可没法找他,不但没法找,连句话也说不出来。

    现在出了这样的大事,万一姑娘有个好歹,她和米丽肯定就是粉身碎骨,她和米丽粉身碎骨也就算了,姑娘有个好歹可怎么好?

    “现在怎么办?”盛夏看着米丽,米丽苦着脸摇头,她半点头绪没有,老常跟着摇头,她一向不如米丽聪明。

    盛夏叹了口气,垂下头,咬着杯子沿,愁的肩膀都塌下去了。

    “你饿不饿,我给你做点儿吃的?”米丽看的心疼,想来想去,能做的,就是给姑娘做点好吃的。

    “嗯,想吃烤鸡。”盛夏从杯子上抬起头。

    “老常快去杀鸡!”米丽立刻有了精神。

    老常一窜而起,赶紧往后园子里逮鸡杀鸡。

    ……………………

    卫桓出了盛夏那间小院,一路走了回去,出来电梯,站在奢华的对开大门前,仔细打量起两扇大门来。

    他的心情还在激荡之中,这一种走回来,也只是略略平复了一点点而已。

    她说过:咱俩有缘,躲不开的那种!

    卫桓嘴角笑意隐隐,从前,他躲过的那几回,确实一回也没能躲过去过。

    这个地方,卫桓收拢思绪,再次仔细的打量了一遍大门,伸出手,推门进去,从门厅起,从上到下,细细看起来。

    一心坐在铜铃上面,看着到处打量的卫桓,有那么一瞬,他觉得眼前的卫桓,不是卫桓。

    卫桓从门厅一路看进去,从楼下看到他从没踏足过的楼上,一圈看下来,径直开门出去了,留下一心满肚皮惊疑的胡思乱想,他如今也就能做胡思乱想这一件事了。

    卫桓出了电梯,左看看右看看,按通了手机,等另一头接了电话,不等马国伟一句老板说完,就简单干脆的吩咐道:“我要在附近买套房子,院子要大,要好,厨房要大,立刻去找。”

    马国伟一迭连声是是是,放下手机,瞪着竖着耳朵几乎贴到手机上的黄云生,“哪个附近?明天就年三十了,到哪儿买房子?”

    “那你还是是是?”黄云生不客气的堵了回去。

    “那是老板,哪个附近?环贸?”马国伟一边说一边找大衣,老板吩咐了,就算今天是年三十,也得赶紧出去找,不管找不找得着。

    “肯定是环贸,老板就知道环贸吧?这大年过的,你等等我,我记得小灵说过一回,那个盛夏,家里院子大厨房大,不知道卖不卖,老板有钱,又大方,多多给钱。”黄云生赶紧拎起大衣,跟在马国伟后面出了屋。

    “上一趟那几个铜疙瘩,她就没卖。”马国伟认真考虑着黄云生的建议。

    “上回是上回,这回是这回,问一句,不卖就不卖,要是卖,那不是更好?”

    “嗯。去看看。”马国伟觉得黄云生这话很有道理,两妖下了楼,离得近也不用开车,直接步行往盛夏的小院过去。

    马国伟和黄云生走到盛夏那间小院时,米丽刚把鸡用调料腌上,听老常喊一嗓子说马国伟和黄云生来了,有话跟她说,急忙出来,听黄云生问了句她们这房子卖不卖,不等黄云生说完,就呸了一口,咣噹关上了门。

    盛夏听米丽简直咬牙切齿的说了马国伟和黄云生的来意,皱眉问道:“是他俩要买,还是他们老板要买?怎么说的?”

    “没问。”米丽呆了呆,一脸懊恼,她被卫桓搅的头昏脑涨,净做蠢事,“我去……”

    “不用了。”盛夏赶紧喊住米丽,“不管是谁,这院子咱们都不卖,问不问没什么区别。”

    “也是。”米丽松了口气,洗了手开始揉腌在调料里的那只鸡。

    米丽烤好那只鸡,盛夏吃了半只,接着发愁,她该怎么办呢?扑上去?还是……躲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