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妖夏 > 第一一七章 诸多不能说

第一一七章 诸多不能说

笔趣阁 www.xbiquge.cc,最快更新妖夏 !

    卫桓回到顶楼套间,站在窗前,低头看着窗外飘飞的雪花,和楼下脚步急匆的行人,怔忡出神。

    李林的话提醒了他,如果无诺山的人和物能让她想起来什么,那她曾经用过的东西呢?那些曾经和她神识相联,随意而动的法宝呢?

    卫桓伸出手,看着手心里的那颗碧玉珠子和那个破损到几乎看不出莲花模样的碧玉莲花。

    这是她的东西,卫桓转着那粒碧玉珠子,这是跟在他身边上万年的一柄碧玉小剑,这朵莲花,卫桓转着那件破烂的碧玉莲花,这一件,好象是齐云山上那件充作阵眼的神器。

    齐云山护山大阵号称诸界最强,确实是他闯入过的防护大阵中,最强悍的一个,也是因为这个,他替阿叶炼制护身法宝时,才想到了这件神器,他和羽联手,几乎倾尽全力,才拿到这件神器,现在这幅莲花模样,是那件神器最初的样子?

    她手里还有三粒青铜模样的东西。

    他将她抛向羽时,她已经昏迷不醒,这些法器,应该是羽抛出去的,她的法器,他能用,羽和他一样,他当时已经无力顾及羽,看来,羽和她当时的情形,比他后来想象的要严重危急得多。

    卫桓捏着那只碧玉莲花,心里又涩又痛,他没想到来自魔界的助拳,是他的失误。

    她真是她?

    他得找机会让她看看这两样东西,好好问问她,当初为什么要买那三粒青桐珠子,以及,为什么要和他竞买这只碧玉莲花,还有她身边的那两只妖,也许那两只妖知道些什么,他得找机会……

    她上班的时候是好机会,可从昨天起,这幢楼里的员工就放假了,他给她们放了半个月的假,等半个月?他一秒钟也不想等。

    卫桓心念转动间,瞬间从一心的注目中消失了。

    一心叹了口气,一路垂到地板上,慢慢滚到了角落里,唉,看来,他活了几千年,死了几千年,一直是个无人青眼的可怜人。

    卫桓突兀的出现在盛夏那间小院的厨房里时,盛夏刚刚回来,正在米丽的惊叫,老常的慌张,和周凯圆瞪着双眼的注目中,脱着那件前面一片水渍的羊绒大衣。

    卫桓紧挨着周凯出现,伸手推开根本没反应过来的周凯,推的拧着身子的周凯连人带椅子往后仰倒,周凯手里捏着的一杯咖啡连杯子带咖啡砸在自己脸上。

    米丽一声惊叫,老常反应最快,米丽惊叫刚起,就已经快到令人眼花的冲到卫桓和盛夏中间,却被卫恒拎起来,按到了旁边椅子里。

    “阿梅!阿竹!”米丽尖叫到一半,就尖声狂叫起阿梅阿竹。

    在米丽头一声阿梅没落声前,外面的八哥就跟着更尖利的叫着阿梅阿竹,用力折腾着翅膀,往后面园子里狂飞疾冲。

    池子里的老龟踏着水波,冲出水池,再冲进厨房,快的象只乌龟版猎豹。

    卫桓对身边的一片混乱闻若未闻,目不转睛的看着盛夏,伸手从盛夏僵直举在半空的手里,接过那件羊绒大衣,顺手搭在吓的竖着浑身的毛,僵直在盛夏身边的米丽身上,低头看着盛夏水淋淋的衣服,抬手虚抹了一把,盛夏的衣服随着这虚抹的一把,瞬间干爽干净的和新的一样。

    周凯抹了两把脸上的咖啡,一睁眼正好看到卫桓虚抬的一只手,和盛夏身上的衣服以肉眼清晰可见的速度干爽干净,直看的两只眼睛h瞪的溜圆,兴奋的喉咙里一阵咯咯声。

    阿梅和阿竹到的极快,盛夏衣服还没干完,阿梅先一头扎进来,阿竹后来居上,冲到阿梅前头,抬脚踢向卫桓。

    卫桓稍稍侧身,让过阿竹这一脚,抬手指弹向阿竹,将阿竹弹进阿梅怀里,一起弹飞出去。

    “我有话跟你说,让她们安静。”卫桓只看着盛夏说话。

    盛夏被突兀出现的卫桓,以及屋子里这一通乱,乱的头都大了,深吸了口气,冲米丽也不知道是摆手还是挥手,“别动,打不过他。”

    卫桓听的眉梢微挑,看着低头看着自己瞬间干爽干净了的衣服的盛夏,往后退了两步,拉出把椅子坐下,看了一圈,抬手指将还在手忙脚乱,却还没能爬起来的周凯连人带椅子勾起来,再指着紧挨在一起,从门外挤进来的阿梅和阿竹,“这两只巡检使是你养的?”

    “她们是我的朋友。”盛夏一边答话,一边冲阿梅和阿竹挥手,示意她们回去。

    在四周空前的惊惧和戒备之中,她也不由自主从心底生出了几分警惕。

    “我有话跟你说。”卫桓神情和声调都极其柔和,可这份柔和,却看的听的米丽毛都竖起来了。

    老常被卫桓刚才那一按,现在还僵在椅子里动弹不得,周凯眼看着卫桓抬手就把盛夏水淋淋的衣服抬的干爽干净,再一勾手就把自己连椅子勾起来了,兴奋的有些昏头涨脑,这会儿就是个大傻子,只有米丽,身子能动头脑清醒,恐惧无比的看着瞬间从凶神温柔成男神的卫桓,只觉得他这一温柔,更可怕了。

    “你别过去!”米丽虽说恐惧极了,可还是抖着腿挡在盛夏前面,“你,你想,想干什么?”

    “你放心。”卫桓打量着已经开始发抖的米丽,露出笑容,“我和小夏说几句话,不会伤害她,也不会伤害你们。”

    “没事。”盛夏拍了拍米丽,示意她让开,往前两步,拖了把椅子出来,坐到卫桓对面,“要说什么?”

    “听说你在找这样的珠子?”卫桓托了满掌的碧玉珠子,送到盛夏面前。

    盛夏盯着那一堆珠子看了片刻,抬头看向卫桓。

    他这是试探她?为什么要拭探?他认识从前的自己?或是和从前的自己有什么瓜葛恩怨?自己现在看他哪儿都好,从前呢?那他呢?

    米丽站在盛夏身后,瞪着和盛夏对面而坐的卫桓,周凯半站半坐,把脖子伸到最长,也瞪着相对而坐,一动不动的两人,越看越纳闷,这两人一动不动这么对坐呢,这是干什么呢?

    盛夏沉默了好一会儿,抬手从卫桓手里那一堆珠子挑出一个,“这一个就够了,多谢。”

    卫桓目光灼灼从盛夏手里那颗珠子,看向盛夏,脸上的笑容如破土的新芽,无法屏住。

    “这个,也是你想要的吗?”卫桓再次托出那颗碧玉莲花,在盛夏伸手要掂起时,碧玉莲花幻化成一颗粉嫩的桃子。

    盛夏皱眉看着那粒桃子,伸手掂起,桃子重新回复破烂莲花模样,盛夏将碧玉珠子和破烂莲花紧紧握在手心里,却没有心思体会那股子熟悉的感觉。

    一定是发生什么事了。

    “我是来找你的。”卫桓不错眼的看着盛夏,声音柔软。

    “他们在干什么?怎么不动也不说话?”周凯看了好一会儿,见两人始终一动不动,站起来挪到米丽旁边,低低问道。

    “不想让你看到听到。”米丽到底在妖界混过几百年,略有几分见识,闷声答了句。

    “啊?那这个,障眼法?”周凯两根眉毛抬的一额头皱纹,抬手想伸过去碰一碰,手抬到一半,就被米丽一巴掌拍了回去,“不想死别乱动。”

    “行行行,他们干什么?说什么了?你能看到吧?”周凯满肚皮好奇,憋的浑身难受。

    米丽横了周凯一眼,拎起刚才卫桓搭在她身上的那件大衣,挂到旁边衣架上。

    “你也看不到听不到?你不是妖么?”周凯看米丽这样子,就知道她跟他一样,顿时带出了几分鄙夷。

    “人跟人天差地别,妖跟妖当然也不一样,你能不能闭嘴?没看到我心情不好?”米丽说到一半,看着还僵直在椅子里的老常,一阵说不清是什么,可绝对都是负面没有正面的情绪涌上来,后半句就恶声恶气的让周凯缩着脖子没敢再吱声。

    “找我干什么?”盛夏被卫桓一句来找她,说的心一下子提到了喉咙口,她的从前,呼之欲出。

    卫桓被盛夏一句话问的沉默下来。

    他一想到她是阿叶,来的太急了,一切都没想周全,还没安排好。

    他没有完全恢复,羽受的伤只怕不比他轻,现在怎么样了,他还一无所知,羽也没在她身边,他的实力,只有从前的一半不到。

    她过来人界时,一定出了什么事,以及这两千多年,肯定发生了很多事,她经历过什么,发生过什么事,有没有什么人窥探着她,他还一无所知。

    甚至她身边这两只妖,这些人,他都还没去查。

    现在不能都说出来,否则,也许要陷她于危险之中。

    “有人托了我,到人界来寻找你。”卫桓决定还是以一心的身份,回答盛夏的问题。

    “是谁托你找我?为什么找我?我是谁?”盛夏的问题一个接着一串儿。

    “托付的人,你以后就知道了,我不好多说。你出了点儿事儿,才到了这里。你是,这得等你自己想起来,我会帮你的。”卫桓斟酌着答道。

    “李林说我是他那个堂妹,你要找的,也是他那个堂妹?”盛夏对卫桓的含糊其词并没有太多意外,上千年来,她经过见过了太多的人、事和人心,如果他和盘托出,言无不尽,那才不对劲儿呢。

    “我不知道,他是说你象他堂妹吧?我只认识他师门里的人,堂妹什么的,没留意过。”卫桓这些话不算没说实话。

    “这是什么?”盛夏摊开手里的碧玉珠子和那只破莲花。

    “这是你以前用过的法器,看这样子,已经彻底损毁了,它们从前和你的神识相联,你觉得熟悉是吧?”这几句,卫桓倒是真实话实说了。

    盛夏握住珠子和莲花,低低嗯了一声,这个,她也想到了,不过这会儿得了确认,她的心情,还有几分激荡,她的东西,她的从前。

    “你认识从前的我吗?”盛夏沉默片刻,又问道。

    “认识。”卫桓答的快而干脆,“不过,你的从前,只能自己想起来,我不能告诉你。”

    “你是谁?”盛夏看着卫桓。

    “等你想起来。”卫桓声音很低,他不愿意说他是一心,以及其它任何人,可至少这会儿,他没法说他是谁。

    “你什么时候认出我是我的?就刚才吗?为什么认出来了?”盛夏的问题多的卫桓有一丝丝的意外,跟从前相比,她多了几分心思,也谨慎仔细了很多,这些年,她一定极不容易。

    “是,黄云生说,拍买这颗莲花时,你也竞买了。”

    “邹玲说,拍下这个莲花那天,她就告诉过你,那天跟她抬价的人是我。”盛夏看着卫桓,不客气戳穿道。

    “是。这个,以后再告诉你好不好?”卫桓声调里透着几丝低声下气,“你放心,等你想起来,你想知道的,我都会告诉你,一丝儿不差,一丝儿不漏。”

    “那你打算怎么做?怎么样让我想起来从前?”盛夏没多追问。

    “现在还没想好,我要知道在你身上发生了什么事,还有别的,再看从哪儿入手。”卫桓这一句也算实在,他要先查清楚她和她身边的一切,以及她经历过什么事,以及,先找到羽。

    “我有几句话想问你。”卫桓看着盛夏。

    盛夏没等他问,先摇起了头,“我累了,等我歇过来再说,你什么也没说,我不知道你是谁,我累了。”

    “好,你先休息。”

    就在盛夏以为他下一句就要告辞时,卫桓接着道:“我就在这里守着,你放心。”

    盛夏扬起眉,意外错愕的看着卫桓,他这话什么意思?

    “你这是把我当犯人看着吗?”

    “不是,我担心你的安全,而且,我不想离你太远,能随时看到你最好。”卫桓解释的极快。“正好,我还有话要问问那两只妖。”眼看盛夏眉毛要竖起来,卫桓急急补充了句。

    “你回去。”盛夏眉头拧起来,她要和米丽老常好好说说这件事,他不能在这里。

    “我……”迎着盛夏没有商量余地的目光,卫桓一个我字之后,卡了片刻,垂头妥协道:“好,我先回去,晚一会儿再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