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妖夏 > 第一一四章 老妙来了

第一一四章 老妙来了

笔趣阁 www.xbiquge.cc,最快更新妖夏 !

    曲灵屏气看着盛夏,满怀的兴奋和期待,不过,这个期待,是期待盛夏说好,还是说不好,她没想,反正,不管盛夏说好还是不好,她都觉得很兴奋。

    宋词两只眼珠在盛夏和周凯之间不停的转,周凯那句有很多人受害,她听的心跳,真要是很多人受害,不帮好象说不过去,她心里过不去。

    “早上邓风来怎么说的?”盛夏看向米丽。

    “就是求,却什么也不说,他说的那个,好象有点儿象这个杨梅。”米丽和盛夏搭档了近千年,立刻明白盛夏问的是什么。

    “哪个?”周凯伸长脖子。

    盛夏又不说话了,两根手指飞快的敲着桌面,米丽看着她,等着她决断,周凯又问了一遍,见米丽看也不看他,调转目光看向盛夏。

    “让阿梅跟周凯走一趟,那个杨梅一直给孙瀚托梦,肯定在孙瀚家附近,找到了,让阿梅看看,能不能问出什么,或是看出什么。”盛夏想了一会儿,看着米丽道。

    “现在就去?”米丽一只手撑着桌面站起来。

    “现在就去?”盛夏转头看周凯。

    “好,怎么跟孙瀚说?直说?还是……”周凯捻着手指,“找个说法?”

    “找个说法吧,你随便找。还有,你只管装模作样,看个一个小时吧,直接回来。”盛夏想了想道。

    “好!”周凯站起来,“阿梅?”

    “你走你的。”盛夏冲周凯挥了挥手。

    周凯没再多问,拎了大衣,转身出了厨房,边走边拨通了孙瀚的手机。

    “好象出大事了?”看着周凯出了门,宋词再也忍不住,两步窜到盛夏身边,看着她,目光灼灼道。

    “有什么大事?”盛夏横了她一眼,“这种一害十个八个的事儿,多的是,而且,十有九点九回,是人,不是妖,妖有这本事,也没这个胆儿。”

    “邓风来是龙头镇那个邓风来?他说的哪个?”宋词迫不急待的问道。

    “你问这个干嘛?”盛夏横了眼宋词,一句话怼了回去。

    宋词一脸干笑,看盛夏气色不善,没敢再多问。

    曲灵伸过头,目光亮闪看着盛夏,“要打架吗?”

    盛夏一口咖啡差点噎着,狠斜了曲灵一眼,没理她,曲灵讪讪的干笑着,缩头回去,不敢再吱声。

    周凯这一去,中午饭肯定赶不回来了,米丽看着多切的那块肉,拎起转了半圈,出门给了那只乌龟。

    宋词和曲灵吃了饭,就被盛夏赶了出去,两个人在院门口嘀咕了一阵子,推门进去,说要去替米丽看店卖东西,盛夏挥着手,示意米丽将钥匙给她们,她那间小店,如今是开门的时候少,关门的时候多,反正也不赚钱,愿意看就看着吧。

    宋词和曲灵走没多大会儿,院门口一阵摩托车轰响,挂好灯笼,爬上屋顶扫天沟的老常一跃而下,几步冲到院门口,拉开了门。

    老妙将摩托车推进来停好,径直进了厨房。

    米丽眉开眼笑看着老妙,“饭吃过没有?有上好的白茶,还有黄酒……”

    “不用。”老妙脱下头盔,抹下手套,再把机车外套甩到旁边椅子上,一屁股坐下,看着盛夏,“你这妮子……”一句话说到一半,迎着盛夏斜过来的目光,打了个呵呵,看向米丽道:“是小火,你听声音就听出来了是吧,小火找咱们,这回真是有事,小火说,山洞里那点儿灵气,没了,好好儿的,突然就没了,灵气没了隔天,十一二个时辰吧,山洞塌了,她说幸好她感觉不对,跑得快,要不然,就埋在下面了,说是,塌了半边山,整个地脉,全变了。”

    “没看到新闻?”盛夏愕然道。

    她知道老妙说的那点灵气,她在那点儿灵气上,睡了将近一千年。

    “当地说是塌方,也就半座山,又在深山老林里,小火说她出来的时候,到了镇上,镇上还都不知道这事呢。”老妙紧拧着眉头,看向米丽,“我总觉得哪儿不对劲儿。”

    米丽没看盛夏,扫了眼同样紧拧着眉的老常,象是在和老妙商量,又象是在和老常,“要不,过去一趟看看?”

    那个地方,有什么奇妙她和老常不知道,但姑娘和那位,就是从那儿出来的,这个,老常不知道,她是亲眼看到的,现在那儿塌没了,她这心里,抖嚯嚯的害怕。

    “不用去看,真要有什么事儿才塌的,肯定有人盯着呢,谁去看了,就得盯上谁,要是天灾,已经塌了,看也没用了。”盛夏接过话道。

    “小夏说的有道理。”老妙立刻赞成,“我也是这么想,我问过小火,有人盯着她没有,她说她绕了小半年,才到的滨海城,她出山的时候,没感得有人跟着,绕了这小半年,也没感得有人跟着她,小火机灵得很,我觉得应该没人跟着她。”

    “那就好。”米丽不由自主舒了口气。

    “早上,邓风来来打米姨,”盛夏看着老妙,将邓风来早上过来,说的那些话说了,又说周凯刚才说的事,“……再加上小火这件事,怎么这事都赶到一起了?”

    老妙神情凝重起来,沉默片刻道:“要是查到什么,老常过去跟我说一声。”

    “这一阵子,最好大家都小心些,”盛夏接着道:“邓风来那个龙头镇,应该也在哪儿有股灵气儿,你问问邓风来,那股灵气现在怎么样了,还有老曹老家,要是都出事了,那肯定是出事了。”

    “好,我去问问。”老妙应的十分干脆。

    每一个出人间妖的地方,都是有灵气的地方,只可惜这样的灵气,少的可怜,人间妖,也就少的可怜。

    “你家呢?从来没听你说起过。”盛夏看着老妙,突然问了句。

    老妙冲米丽努了努嘴,“我跟你米姨隔了一座山,我不用灵气,我这种,是上古的东西,怎么活下来的,我也不知道。”

    盛夏看着老妙,嗯了一声,没再多话。

    老妙是条巴蛇,巴蛇这种生物,在老妙之前上万年,就不存在于人界了,她怎么会在人界,又怎么孵化出来的,她自己不知道,她跟米丽更不知道,大约就没人知道。

    “我先走了,以后有事打电话,少来往。”老妙边说边站起来。

    米丽忙绕过餐桌,和老常一起往外送老妙,盛夏站起来,踱到窗户前,隔着玻璃窗,看着老妙推车出去。

    最近的事情太多太密集,她总觉得,好象有什么大事要发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