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妖夏 > 第一零二章 找回

第一零二章 找回

笔趣阁 www.xbiquge.cc,最快更新妖夏 !

    “今天吃什么?”盛夏越过曲灵,绕到米丽身后。

    “白斩鸡,烤羊腿,凯撒沙拉,清鸡粥,浇汁笋壳鱼,邹玲姐买的香祘面包,还有一只大龙虾。”曲灵紧跟上盛夏,不等盛夏话音落下,就赶紧一一列举。

    “还包了豆腐皮包子,韭菜鸡蛋饺子。”米丽接话道。

    “饺子就算了,包子蒸几个,拌一碟子芥菜丝,再配点香腐乳。”盛夏看了一圈道。

    “还有饺子?我想吃一碗。”周凯赶紧举手。

    米丽没理他,淋好白斩鸡,蒸上包子,开始拌芥菜丝。

    “豆腐皮包子多好,吃什么饺子?你瞧老米忙的。”邹玲不满的白了周凯好几眼。

    “下车饺子上车面,这是规矩。”周凯站起来准备给米丽帮个忙,以便吃上他那碗饺子。

    “咦?不对吧,是上车饺子下车面。”宋词琢磨了片刻,叫起来。

    “什么是上车饺子下车面?”曲灵紧跟着叫道。

    邹玲端着茶杯挪到明显情绪不振的盛夏身边,仔细打量着她,“后来的事,周凯都跟我说了,小夏,算了,咱们跟他们,不是一条道上的……他们连人都不是,离的太远了,他们的世界,经历,情感,各种,咱们都一无所知,咱们的感受看法,他们也很难理解,大约也没耐心去理解咱们。

    你对卫老板了解多少?只怕连他的原形是什么都不知道,不过就是看他好看,气势好,确实挺好,可那不是真的。

    小夏,算了。”

    盛夏看着邹玲,指着酒架,示意老常拿了瓶甜酒给她,倒了半杯,慢慢抿着,一言没发。

    她跟他们一样,是一个世界,一条道上的,她不过忘了过去,她已经在慢慢记起过去,他的世界,他的经历,他的情感,以及他的各种,她都会知道,都会记起来,这些,她不能说。

    可是,要是她记起来一切的时候,看到的卫桓,真象李林说的,比卡西莫多还丑,那可怎么办?

    盛夏一只手支着头,愁肠两百结,一百结是为了卫桓不理她,另一百结,是发愁卫桓真要丑成卡西莫多,她会不会悔青肠子忍不下去……

    周凯举着手跟在米丽身后转圈,被米丽保证只要他不添乱,就让他吃上他那碗韭菜鸡蛋饺子后,坐回邹玲旁边,从拧着眉的邹玲,看向一口一口抿着酒,愁肠几百结的盛夏,捅了捅邹玲,“你又瞎劝什么了?”

    “我没说什么。”邹玲瞄了眼盛夏。

    “让你别瞎劝,这事是能劝得了的?再说了,年青的时候,谁没爱过几个混帐,这话还是你说的,这也是一种人生经历,经历过了,就跟打了疫苗一样,以后就好了。”

    周凯压着声音,不过盛夏还是能听的清清楚楚,盛夏托着腮喝着酒,闻若未闻。

    宋词和曲灵光顾着嘀咕周凯刚才说的那些神奇的事,没等她俩探讨完,老常的羊腿先烤好端上来了,两人,特别是曲灵,就什么也顾不上了,拎着只小刀,片羊腿肉,抹酱,包菜叶,一口塞进嘴里,一气呵成顾不上其它了,她饿了好些天了。

    盛夏吃了两个豆腐皮包子,一碗清鸡粥,满桌子的菜,挑挑拣拣吃了些,米丽见她吃的不多,可也不算少,松了口气,只要胃口还在,那就没事。

    吃了饭,周凯送邹玲回去,宋词和曲灵勾肩搭背,继续着吃饭前的话题,一起回去,曲灵现在住在周凯楼下,离宋词家很近。

    小院里客散人静,盛夏坐到廊下,捧着杯热奶茶,看着那只老龟趴在老常借着地暖水引过去的一眼人造温泉里,舒服自在的听八哥抱怨它那窝对着风口太冷。

    “你不是给那鸟儿挪过一回窝了?”

    老常出来,盛夏看着她问道。

    “它自己挪回去的,说新挪的地方不好,视野不开阔。”老常横了一眼八哥,八哥脖子一缩,一声不吭了。

    米丽一只手端了壶奶茶,一只手拿着个充电保温垫出来,举着充电保温垫给盛夏看,“宋词送的,还真不错,我和老常试过几回了,奶茶略淡一点点,放上面,喝到最后味儿都挺好。”

    盛夏点了点旁边,示意米丽坐下说话。

    “你走这几天,”米丽拉了拉椅子,坐到盛夏旁边,也倒了杯奶茶喝着,“邓风来来过一趟,没来这里,到店里去的,扯七扯八扯了挺多,扯到最后才说,他从前隔壁乔家那位姑娘,突然有信儿了。”

    盛夏皱起了眉,“哪个乔家姑娘?他这个从前,有多从前?”

    “上回咱们去查钱南江那事儿,他提过一回的那个乔家,说是三十来年前,乔家有位姑娘,上着大学,突然留了个信儿,就跟人跑出国结婚去了,从来就杳无音信。”米丽提醒道。

    盛夏噢了一声,她想起来了,邓风来是提过这么件事。

    “出国结婚,现在有音信了,突然是突然了点儿,邓风来过来一趟是什么意思?”盛夏问道。

    “我也问了,他又是一通扯,扯到最后,听他那意思,他觉得那姑娘不怎么对劲,好象那姑娘信里特意问到他,还让她弟弟去看看邓风来那家饭店还在不在,说要是在,就看看老板是不是还姓邓,要是姓邓,就把那信拿给邓风来看,是有点儿不对劲儿。”

    米丽眉头微蹙。

    “他在龙头镇一呆上千年,换名不换人,让人家生了疑心是早晚的事,从前老妙替他出头料理过一回了,那时候老妙怎么说的?让他别再总恋着龙头镇,他改了没有?这是又出事露馅了,没脸找老妙,找咱们来了,不理他。”

    盛夏没好气道。

    “我也这么想,就没理他。”米丽舒服的靠进椅背里。

    “老米,那些东西,咱们得抓紧些找。”盛夏慢慢抿了半杯奶茶,低低道。

    “哪些?噢,”米丽一句话问出来,就明白过来,指向盛夏手腕的手指指到一半,转个弯指向屋里,“那几个珠子?怎么找?你又看到了?”

    “没有,我还不知道从哪儿找,不过,卫桓那儿有一个。”盛夏想着卫桓买走的那粒碧玉珠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