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妖夏 > 第七六章 众矢之的

第七六章 众矢之的

笔趣阁 www.xbiquge.cc,最快更新妖夏 !

    突兀而出,现款收购了环贸集团,之后就全无声息的卫桓,是让整个滨海商界最好奇的人,没有之一,就是那一个最。

    去年的慈善酒会,这份请柬都没能送出去,让举办方郁闷了整整一年,今年原本也没敢抱太大希望,这份请柬,又是通过安泰集团李家那位吃喝玩乐样样精通的二公子李瑞送出去的,李二公子拍着胸口打着保票说跟卫老板世交熟人,他一句话,卫桓不敢不来,当然,他的保票一向不怎么值钱,不过这一回,竟然真请来了。

    至于其它人,收到请柬头一个问题,就是环贸集团今年来不来,听说卫总应该能到,大家的八卦方向,立刻转向了他带不带女伴,女伴会是谁。

    之所以几乎全体都八卦卫总女伴这事儿,是因为卫桓为数不多的几次露面,以及放出来的那几张照片,实在是太好看了,论帅,滨海商界第一人不用客气,又是东大毕业,私底下,滨海八卦界,已经把他排为滨海头位的钻石王老五。

    卫桓一进门,就被围在了中间。

    卫桓这个开始压根没想在人界多混多露面,后来又以为已经找到了,再后来心情低落,当然也是因为他真不知道现在的人界应该怎么混,围上来跟他寒暄的人,他一个也不认识。

    挽着他胳膊的盛夏,至少从龙头镇回来之后,就立志要做个最称职的助理,功课可没少做,她本来就功底深厚,这滨海城,她隔三十岔五十的回来住上十几二十年,已经呆上千年了,比她更老门老户的人家,还真没怎么有,眼前的各家各人,虽然人家都不认识她,可她都认识,都熟。

    盛夏挽着卫桓,准确及时介绍诸人,时不时贴近卫桓,说些诸如这位胡老板刚刚离婚娶了个三线小明星,最喜欢人家夸他小媳妇好看;这位周总最得意的是他那个号称数学界新星的小儿子,跟他聊数学他最高兴,不懂数学没关系,反正他也不懂;这位乔老板最喜欢宋瓷,自称宋瓷鉴定全球第一人,收了一整楼最近十年八年新出的宋瓷,跟他聊宋瓷容易,憋着不笑有点难……

    卫桓被盛夏在耳边不停的嘀嘀咕咕,脸上原本客气应付的笑容,渐渐忍俊不禁。

    李林目光不离卫桓,看着卫桓脸上从里而外,忍不住的笑,目光转向盛夏。

    一心心性冷酷寒利,笑成这样,他还是头一回看到,这趟历练,是情劫动了,还是,象他有所感觉的那样,此一心,非一心?

    卫桓一圈应酬下来,接过盛夏递过来的高脚杯,刚抿了一口,邹玲挽着周凯,从旁边过来。

    “卫总。”邹玲打了招呼,介绍周凯,“周凯,我青梅竹马的好朋友。”

    周凯伸出手,没等握到卫桓的手客气两句,两个活泼泼的盛装漂亮女子拉着手,敏捷的挤过来,一个跟邹玲打招呼,一个不错眼的看着卫桓。

    “邹律师,您跟卫总……对啊,我竟然忘了,环贸现在是您在做法律顾问。卫总真是好眼光,”

    和邹玲说话的漂亮女子一看就是个长袖善舞,相当厉害的,一句话没客套完,就转向了卫桓。

    “卫总肯定不知道,邹律师除了业务能力一流,挑客户的眼光更好,但凡被她挑中的客户,都是大有发展的潜力股。我们一直想跟环贸合作,这一回,邹律师一定要牵个线,得给个机会让我跟卫总好好学习学习。”

    邹玲久经考验,一脸笑容不停的点头,都是客户,都是说啥都好。

    盛夏紧挨着卫桓,正犹豫要不要出面挡几句,周凯身后,李林和李瑞一后一前,李瑞推开周凯,头往前伸,仔细打量着盛夏,“小姐贵姓?我好象没见过你,这么漂亮的女孩子,我竟然不认识!”

    “别乱说。”李林从后面拍了下李瑞,看着卫桓笑道:“我弟弟,李瑞,这位是?”李林指向盛夏。

    正和卫桓攀话,还没怎么攀上的漂亮女子斜着盯上盛夏的李瑞,嘴角上挑,笑意隐隐,安静的站在旁边,看着李林和卫桓说话。

    “盛夏,我的助理。”卫桓脸上那些由内而外的笑意还没敛尽。

    “盛开的盛?夏天?小姐名字真好听。”李瑞目光不离盛夏。

    “你带盛小姐跳个舞吧,我跟卫总说几句话。”李林顺水推舟了一把。

    卫桓看向李林的目光里,透出了寒意。

    “我来介绍,”李林却仿佛没注意到那丝寒意,指着站在旁边的漂亮女子,“邹律师肯定不用我介绍,这位是盛通集团副总裁,姚家大小姐姚依,这是姚二小姐姚恋,姚总裁负责盛通集团新业务,好象这两年盛通集团新业务增长极快?我不太关注这些。”

    李林看着姚依,带着几分歉意道。

    “我接手之后,已经增长了百分之七十,我当初请邹律师可没请动,听说邹律师是主动找环贸做生意的,卫总可一定要指点指点我。”姚依不动声色的站到了卫桓旁边,“要不,我先请卫总跳个舞?”

    “好久没见邹律师了,上次李瑞的事,多谢你帮忙,跳个舞?”李林立刻转向邹玲。

    周凯在这种场合熟如游鱼,请了姚恋,滑进舞池。

    盛夏一边转着圈,一边看着说笑的一朵花儿一样姚依,和看起来听的十分专注的卫桓,脚下一绊,一脚踩在李瑞脚上,往前一绊,再踩了李瑞一鞋跟。

    李瑞被她踩的痛的差点叫出来。

    “刚才告诉你了,我跳舞爱踩脚,就因为这个,一般没人敢请我跳舞。上回跟我跳舞那个,脚上扎着我的高跟鞋去医院了,今天没打算跳舞,不然就穿平跟软鞋了,唉,这儿离医院不远吧?”盛夏瞄着卫桓,漫不经心道。

    “你该累了,想喝什么?我替你去拿。”李瑞听到脚上扎着高跟鞋,只觉得自己的脚面都痛起来了,立刻拉着盛夏往旁边走,保住脚要紧,这舞不能跳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