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妖夏 > 第七五章 莎蓝

第七五章 莎蓝

笔趣阁 www.xbiquge.cc,最快更新妖夏 !

    盛夏在办公室摆好她的咖啡茶水果零食,正转着圈掂量要不要现在就去敲个门,曲灵桌子上的电话一阵狂响,盛夏一步窜出办公室,曲灵已经开始放下话筒,一边放,一边冲盛夏挥手,示意老板找她。

    盛夏推门进屋,卫桓端坐在巨大深沉的办公桌后面,盛夏往前连第三步都没迈出,卫桓就面无表情冷声道:“下午有个酒会,你跟我去。”

    “什么酒会?地点……”

    “资料让曲灵给你。”卫桓打断盛夏后面一大长串的问题。恍惚又回到头一回见阿叶的时候。

    他看着她摔在灰头土脸,顺手摘了只果子吃的津津有味,看的有意思,落到她身边,她一边顺手将摘下的果子递给他,一边安慰他:“你也被踢到这儿来了?没事,那只狐狸太厉害了,不怪咱们,这果子挺好吃,你叫什么?哪家的?你师父是谁?我好象没见过你,你长的这么好看,我竟然没见过你,你肯定认识我,你摔的疼不疼?疼就坐一会儿,象我这样,你多大了?这句问错了……”

    “是商界新年慈善酒会吧?”

    卫桓怔忡的功夫,盛夏已经走到他桌子前。

    “早上来的路上,正好听到这个慈善酒会的新闻,正想问你呢,从前的唐老爷子,喜欢出这样的风头,环贸每年都捐很多钱,今年你打算怎么捐?

    还有,有家自闭症儿童收容中心,一直是环贸捐款支撑,去年不知道是不是没收到环贸的捐款,今年一年,我看到过好几回收容中心那位伍院长了,带着几个人,举着牌子求捐款。”

    盛夏的话说出来,如同拧开了自来水,一口气下来根本没有停顿。

    卫桓刚刚拢起的心神,又散入回忆。

    阿叶也是这样说话,他听的瞪目而大笑。

    “还有,早上陈经理说,你让她找几个佣人。我觉得你不该把这种事交给她做,她是你公司的员工,给你家找佣人不是公司公务。环贸管理上最大的问题,就是公私不分。

    从前唐老爷子养情人,要么招进公司安排个位置,要么就是投点钱开个小厂小分部小作坊什么的,乱了公司管理不说,还显得特别小家子气,你现在把自家找佣人这活交给陈经理,这活是算公务,还是让人家给你干私活?陈经理招这个佣人,是用公司的名义,还是用你私人的名义?

    我跟你说,陈经理十有八九要用公司的名义,唉,这下好了,你跟唐老爷子,换汤不换药么。”

    卫桓下意识的将后背紧贴在椅背上,她这是在教训他么?

    “还有我,你说的你让我做什么我就做什么,这个位置么,就是叫特别助理,我一开始以为你另有考虑,现在想想,应该是你根本不知道我这个职位是有名字的,你家请佣人,以及以后对佣人的管理,还有其它杂事,都应该是我的工作范围。

    你是头一回到人界来的?就算不是头一回,这一回离上一回,肯定也有千儿八百年了,你对现在的人界,就是一无所知,连怎么做个人都不知道,是吧?

    你是妖还是修了几千几万年的什么真人假人啊?你看看你,一年四季就这一身衣服,从我见你头一回,到现在,你就没换过衣服,大夏天热的要死,你也这一身,还滴汗没有,大冬天吧,你还是这一身,一点儿都不冷,太假了,人是会冷会热的啊。”

    卫桓眼睛都要瞪大了。

    “还有,你这办公室,唐老爷子死前死后,空关了一两年,这屋里的空调就关了,你根本不知道是吧?曲灵那货肯定也不知道,哎,你这屋里,空调就一直没开过啊,不开空调就不能通风换气,这楼外窗又全是封死的,你这屋里一股子霉味儿臭味儿你闻不到?你不会是什么天然臭的妖怪吧?”

    卫桓脸都青了。

    “你别动我看看你的西装。”盛夏绕过办公室,伸手去拉卫桓西装领子,卫桓一窜而起,“你要干什么?”

    “我能干什么?我是人你才是妖,我看你这西装皱皱巴巴,一看就不是好东西,你别动让我看看,果然吧,烂大街的大众牌子,卫总,你是环贸集团的董事长,青年才俊,富豪,至少今天的酒会,你不能穿成这样,你身材真好,应该来得及,走,我带你去买西装,还有你的鞋子,奇怪了,你怎么能一套衣服鞋子穿了一两年,竟然不脏不臭,用了什么魔法,噢不是,神通?不是说不能用神通的,不管这个,咱们走。”

    卫桓坐到车里,看着前面副驾上愉快指挥着马国伟左转右转的盛夏,有点儿懞,他怎么真跟她出来买什么西装了?

    下午,卫桓阴沉着脸站在办公室里。

    这会儿的办公室简直是焕然一新,空调温度调的低,屋里确实清新多了,办公室门外的转角,放着盆一人多高的翠绿凤尾竹,另一个拐角,放着盆花枝已经半开的高大天堂鸟,沙发前巨大的茶几上,放着盆怒放的牡丹花束,他办公桌上,一束白玫瑰错落有致的铺垂到桌面上。

    想着刚才马国伟和黄云生上下了三四趟才抱完,挂满了顶楼那个巨大衣帽间一面墙的衬衫西装以及领带鞋袜,卫桓只觉得太阳穴一阵跳动,他得赶紧找个借口,把这个盛夏从这幢楼里赶出去,最好把她赶的远远的。

    盛夏愉快非常的忙了一上午,卫桓不吃饭,她也没提吃饭的事,饭要一口一口吃,事要一件一件做,她有是的耐心,慢慢来么。

    下午在隔壁宾馆订了间房,洗了澡到楼下洗头吹好头发,化了薄妆,换上老常送过来的莎蓝旗袍,转来转去看了半天,只戴了对柔白珍珠耳钉,她这会儿手里没有配得上这莎蓝的其它首饰,嗯,没有最好,一对耳钉足够,再多就是画蛇添足。

    今天她替卫桓选了很多衬衫西装,现在他穿的,是一件莎蓝衬衫,他穿上莎蓝衬衫,真是好看极了,其实她想让他穿娇嫩的粉红,不过没敢,嗯,以后再说,肯定有机会。

    李林到的早,站在个不怎么起眼的角落,看着一身新衣的卫桓,和挽着他胳膊,笑容灿烂的盛夏,从盛夏那件莎蓝旗袍看到卫桓那件莎蓝衬衫,眉梢挑起,忙又落下。

    他请了个小助理,这事他知道,他带她做今天的女伴,这也没什么,可这搭配起来的莎蓝,就有点儿意思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