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妖夏 > 第七四章 准备做个有钱人

第七四章 准备做个有钱人

笔趣阁 www.xbiquge.cc,最快更新妖夏 !

    环贸顶层,卫桓坐在沙发上,冷眼看着李林挨个按开所有的开关,暗淡的客厅一点点又迅速的灯火通明。

    “明天的慈善酒会,女伴找好了吗?”李林如同在自己家里一样,倒了杯白葡萄酒,坐到卫桓对面。

    卫桓没答他的话。

    “那位邹律师不行,一来她本来就是有请柬的贵宾,二来,”李林笑意渐深,“这么些年,真没有请她做女伴的,都是她带男伴出席。”

    卫桓还是没说话。

    “要不要我替你找个女伴?李家小姑娘,”李林的话微顿,带着笑,“堂姐堂妹们吧,很多,都可以,有几个新出道的小明星也不错,都是合适的女伴人选。”

    “你热情的过了吧。”卫桓抿了口酒,总算说话了。

    “你现在这样,”李林没答卫桓的话,拧身转头看着四周,“和在其它三界有什么分别?这里再立个丹炉,就是个洞府,要是这样,你到人界历练,还有什么意义?”

    卫桓移开目光,看着黑暗的窗外。

    “再说,你一直这样,要招人疑心的,卡维家和九局……”

    “卡维家和九局的疑心,难道不是你无诺山那位低阶弟子送上门去的?”卫桓冷声打断了李林的话。

    “应该是先起疑心,问到赵明刚那里。”李林神情自若,“既然有问,不好明说,也可不能不实。还有,赵明刚不是低阶弟子,如今的人界非从前可比,低阶弟子担不起协会会儿的重任。”

    “有什么分别?”卫桓冷笑了一声。

    “分别很大,你要是一直如此,历练的事且不说,以后只怕麻烦会越来越多。你现在开始着手整顿环贸的业务,这很好,生活上,也该如此。”

    “你到人界,也是历练?”卫桓避过李林的话,反问道。

    “不是,我用不着历练。”李林看着卫桓,“自从阿叶度劫出事后,我每隔十年,都要到人界住上几年。”

    “为了你那个师妹,还是那位?”卫桓神情如常。

    “小师妹。”李林答的干脆坦然,“这一两千年,修真界也罢,妖界也好,不都紧盯着人界,以期有所得。说起来,”李林语调里带着明显的敬佩,“这两千多年,我对那一位越来越敬仰,手段难得,这份心计更难得,这么些年,找到阿叶,找到他,说是两界头等大事一点也为过,和那场趁机突袭一样,都是倾尽两界全力,那场突袭,算是惨胜,可这两千多年的寻找,一无所获。”

    李林一边笑一边叹气,“唉,找到现在,那场惨胜,惨是实情,胜字说出来,可就有点儿没脸了。”

    “也许已经魂魄消散,不复存在了。”卫桓沉默片刻道。

    “李家有个堂妹,刚从东大毕业,正好和你专业一样,正好,前几天跟我说,想让我带她去慈善酒会,多认识几个人,给你做女伴怎么样?”李林没答卫桓的话,说回了酒会女伴的事。

    “我有女伴。”卫桓沉默片刻道。

    一心是个极其警惕的性子,从不容任何人近身,不答应才正常,至于他,他厌恶女伴,甚至女伴这两个字。

    “嗯,那就好。”李林半分不纠缠,“你这个家,从来不动烟火吧?只怕什么都没动过,你这样,可不叫历练。”

    李林一边笑,一边站起来,“我走了,明天见。”

    卫桓看着李林出了门,坐在灯火通明,良久,冷声问道:“李林刚才的话,你都听到了?”

    一心从门厅的铜铃里飘逸而出。

    李林在的时候,他不敢脱离铜铃半丝。

    “是,他说的有道理,在妖界历练,是要经那份生存之苦,在魔界,是为了战,人界是用来历练心性,我会照他说的,”一心顿了顿,“如果真是我决定来的人界,不用他说,我知道要历练的是什么。”

    好一会儿,卫桓嗯了一声。

    一心悬在半空,慢慢的飘上落下,好一会儿,带着几分小意道:“让那位姑娘陪你去?”

    卫桓斜着一心,一心往下落了落,“你待她好一点,毕竟……”

    “你想的太多了,她喜欢的,不是你,跟你毫无瓜葛。”卫桓嘴角往下扯了扯。

    “我知道是你,可,你现在用的是一心这个名字,好歹,有点儿关系。”一心有几分低声下气。

    卫桓一脸说不上来什么表情,打量着一心,“你以冷酷残忍著称,听说修的也是冷酷无情之道,怎么这样怜香惜玉了?看了两千多年的活春宫,看破心境了?”

    “不是,我一心向道,这个不一样,毕竟,从前从来没有过。我知道不是我,可还是有关系,一个人而已。”

    卫桓斜着一心,片刻,未置可否的哼了一声。

    ……………………

    第二天一早,盛夏刚到电梯口,集团人资部的那位陈经理手里抓着只吃了一半的煎饼,一步窜上来,“盛小姐,我等了你好大一会儿了。”

    “咦,有事儿?”盛夏又是惊讶又是稀奇,惊讶是她等她好大一会儿了,稀奇的是竟然有人跟她和曲灵一样时间上班了,看来卫桓的整顿有成效了么。

    “有。”陈经理挤进电梯,按了自己的楼层,又按了六十四层,“昨天,都挺晚了,卫总突然打电话给我。”

    盛夏的心一沉,他让她做女伴?这位陈经理好象还是单身,听说她是个独身主义者。

    “说是,让我给他找几个佣人,我还没来得及细问,就这一句话,他就把电话挂断了,卫总这个人,”陈经理倒是干脆,直接了当说正事。

    盛夏沉下的心立刻扬起,眉毛扬起笑道:“是个怪人。”

    “对对对,不但怪,还,”陈经理干笑一声,“阴沉沉的,看到他,让人不由自主提着心,想来想去,不如先来问问你,这佣人要什么样的?住家还是不住家?就是打扫顶楼?还有,要几个?做不做饭?我跟你说,给老板请佣人这活,最难为人。”

    这位陈经理性子大大咧咧,一边说,一边咬着煎饼。

    “我觉得吧,他肯定不喜欢佣人跟他住在一套房子里,不过吧,最好又随叫随到,好在么,他不差钱,人也大方。”盛夏热情认真的出主意。

    “嗯!”陈经理拖着长音,“我懂了。”

    “反正他不差钱,这人,你就照最好的挑,照我看么,第一要有眼力,第二话要少,第三要敏捷利落会干活,做饭肯定要做的,人么,总要吃饭对不对,饭要做得好,请几个么,最顶两层多大面积,照常规需要多少,你加一倍请,反正宁多匆少。”

    “有这几条差不多了,先请着,不行再调整,多谢你。”陈经理应的极其干脆。

    “不客气,有事随时来找我。”电梯停下,盛夏按着电梯,和陈经理说了几句,顺便约了中午一起吃饭,才松开按键,上去六十四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