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妖夏 > 第六九章 主要看钱

第六九章 主要看钱

笔趣阁 www.xbiquge.cc,最快更新妖夏 !

    可等盛夏她们在院门口下车时,宋刚身后站着滨海市的刑侦大队长王庆彬,已经等着了。

    宋刚看到盛夏,陪着一脸干笑,刚要上前说话,被王庆彬一把拉住,“是我请他一定帮这个忙,能进去说话吗?”

    盛夏嗯了一声,推开院门,示意宋词和曲灵,再看向周凯,“你们先去吃饭,咱们去听听。”

    周凯点头,盛夏带着宋刚和王庆彬,没进屋,只拖了几把椅子在廊下,让着宋刚和王庆彬坐下,看着王庆彬,不怎么客气道:“我和米姨孤儿寡妇住在这里,一向不欢迎不告而访,不方便,王队长这样逼到门上,真是好大官威。”

    “实在不好意思。”王庆彬有几分尴尬,“实在是事情急,一下子死了五个人,影响太大,要是不赶紧破案,局里实在不好交待……”

    “关我什么事。”盛夏打断了王庆彬的话,站起来,“第一,我们年里年外,从来不接案子,第二,我们不接凶杀案,就凶杀案来说,你们比我们有经验多了。”

    “盛小姐!”王庆彬急了,“死了五个人!”

    “人都是要死的。”盛夏示意周凯,“替我送送王队长。”

    “盛小姐。”王庆彬急的想伸手去抓盛夏。

    “他们给的钱多,很多!”宋刚福至心灵,急急的喊了一句。

    盛夏脚步微顿。

    “盛小姐只管开价。”王庆彬急忙表态。

    “多少?”盛夏站住了,看向王庆彬,王庆彬看了眼宋刚,张着嘴却说不出来,他这个刑个大队长可不是有钱人,再说,这事也不该他出钱,可刑侦大队这边,最多能有个几千块奖金,这钱,没地方出啊。

    盛夏嘿了一声,转身走了。

    周凯送王庆彬和宋刚往外走,王庆彬急的嘴巴冒火,“周先生,你能不能劝劝盛小姐,这也是为了全市民众……”

    “王队长您瞧您这话说的,这一句您让我怎么接?我不劝盛小姐,就是置全市民众于不顾?您这话我可担不起。您是公职人员,这是您份内的事,份内的事您无能为力,找到我们这样的小市民头上,先压上一句,为了全市民众,我们人人为了全市民众,那您呢?您干嘛?”

    “我不是那个意思,”王庆彬十分狼狈,他真不是那个意思,就是平时这么说话,说习惯了。

    “我们这样的小市民吧,说老实话,真是为了全市民众生死安危的事,真不能袖手,不过您这事吧,咱实话实说,这可不是为了全市民众,这是为了你们的脸面,还有您这官位前程,这事,还是您自己担待吧。”

    周凯对公职人员一向没有好声气,推出王庆彬,再看着宋刚道:“老宋,我多说一句,小夏和老米从不接待不约而至,这你是知道的。以后,这样难为别人,成全自己脸面的事,还是少做为好。”

    宋刚想解释几句,周凯已经关上了门。

    宋刚垂头丧气往回走,王庆彬紧拧着眉头,脑子里盘算的飞快,到哪儿能找一笔钱呢?

    厨房里,米丽刚摆上饭菜,宋词的手机又响了,鉴于她手机漏音这个大优点,宋词把手机放在桌子上,干脆连免提都不用开了。

    盛夏听宋刚在电话里说王庆彬说死者家愿意出四百五十万,尽快查清案件真相,示意宋词,“钱要先到帐。”

    也就是半个小时,宋刚的电话又来了,钱,已经转到他帐上了。

    盛夏一根眉毛抬的老高,这是什么案子,让王庆彬急成这样?

    王庆彬手里的资料很快就送了过来,照宋词的话说,这是一桩游轮群杀案。

    四天前的事了,一艘在近海游弋的豪华游轮上,套房层一间豪华大套房里,早上服务员发现了一套房死人。

    这套套房的主人是国内知名的孙氏财团的最大持股人,前孙氏集团董事长孙邦的遗孀孙太太。

    孙太太和大儿子,现任孙氏财团董事长孙传一家,住在这套,和隔壁的一套套房内。

    孙太太和孙传是被人从背后直接劈碎脑袋死的,凶器应该是船上丢失的一把消防斧,不过这把斧头还没找到。

    套房阳台上还有三具尸体,都是毒死的,阳台中间的桌子旁边倒着的两具尸体,是隔了几乎一整条走廊的另一间套房的客人钟财和太太胡福,阳台角落里,还窝着具毒死的尸体,也是套房层的客人,叫雷俊。

    死在阳台上的钟财和太太胡福,滨海本地人,都是五十出头,无儿无女,早先在福寿街开一家兼卖仙草冰的小杂货店,两年前,买对一支股票,踩狗屎运发了点财,就关了杂货店,在城东的山水花园买了个边套小联排,养老去了。

    至于雷俊,是个靠坑女人为生的浪荡子,坑的没心没胆,全靠一张脸。

    这五个人三部分,王庆彬没日没夜查了四五天,连钟财夫妻没孩子,钟财说是他精子没活性,其实不是他不能生,是他媳妇不能生,据说是因为他媳妇早年生过腹膜炎卵巢切掉了这种三十多年前的旧传说,都翻出来了,可还是没能找到这三部分人的任何联系。

    “会不会是孙传的太太买凶?”宋词手指点着雷俊。

    “王庆彬大约有过这个想法。”盛夏拎出足有十来张纸的孙传太太谈文的讯问记录,和近期行踪。

    “我知道这位孙太太,”周凯指着盛夏手里的那几张纸,“和孙家门当户对,名校毕业,眼光见识能力,都极其出众,她看不上雷俊。”

    “这四百五十万是谁出的?”米丽瞄着手机上的转帐信息。

    “对啊,四百五十万啊!”曲灵一声惊叹,够打好几回架了。

    ”有零有整,肯定不是一家出的,或者说不是一个人出的。“盛夏撇了撇嘴。

    ”孙家肯定是大头,孙传还有个姐姐,不知道孙太遗嘱立好了没有,要是没有,孙太死在孙传前面,还是死在孙传后面,区别可就大了。“周凯两根手指捏着下巴,嘿嘿干笑。

    “这案子最好速战速决,我还有正事儿呢。”盛夏一拍桌子,卫桓明天不在,后天就回来了,最好明天把案子查清结掉。

    “你打个电话给王庆彬,明天天一亮咱们就上游轮看现场,让他们把地方清出来就行了,人都避远点。”盛夏点着周凯,再点向宋词和曲灵,“都早点起来,四点半就走,到游轮码头得一个小时,老米去趟后面,让阿梅或是阿竹,明天跟咱们走一趟。行了,都赶紧回去睡觉,明天得忙一整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