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妖夏 > 第六五章 跑题参谋团

第六五章 跑题参谋团

笔趣阁 www.xbiquge.cc,最快更新妖夏 !

    来接盛夏和曲灵的,还是周凯。

    周凯老远看到盛夏,半截身子就探到车外,张大眼睛打量盛夏。

    “今天怎么样?有戏?”盛夏刚拉开车门,伸进一条腿,周凯就迫不及待的问道。

    “什么怎么样?你瞧你这样子,打鸡血了?”盛夏坐上车,撇嘴看着周凯。

    “邹玲说你今天陪了卫桓一整天,看你这气色,一般得很哪,怎么样?有戏没有?”周凯照例一脚油门到底,再紧跟一脚刹车。

    “今天是陪了一天,不过老板没跟她说几句话,老板好象不愿意理她,小夏倒是热情的不得了。”曲灵急忙从正副驾驶座位之间,伸头说话。

    “怎么说话呢?什么不愿意理我?他这一天,就跟我说话了,他理你了吗?他看都没看你一眼吧?”盛夏不乐意了。

    “我可不想让他看我,他一看我,我就腿软。”曲灵嘀咕了句,缩头回去。

    “有戏?”周凯一边开车,一边不时瞄一眼盛夏。

    “你这个人,号称情场老手,难道你看上谁,一天两天就搭上去了?”盛夏心情不算不好,可也不能算好。

    “不用一天两天,一般都是当天。”周凯嘿嘿笑着,不客气道。

    盛夏闷哼了一声,不理他了。

    盛夏在前曲灵在后,离厨房还有五六步,门就从里面推开了,宋词一脸好奇兴奋,两只眼里流淌着对八卦的渴望,扶着门,笑的山花儿一样往里让两人。

    盛夏进门看到邹玲,意外的一怔,对邹玲这个工作狂人来说,晚上九十点才是正常的下班时间,这会儿就在她这儿坐着了,这对邹玲来说,就是旷工半天,还得是大半天。

    “出什么事了?”盛夏将包递给老常,看着邹玲问道。

    “听说你今天收获不小?”邹玲翘起的二郎腿晃了几下。

    “没什么收获。瞧你们一个两个,怎么这么没出息,这是循序渐进,要一步一步来的事儿,又不是买东西,给钱就行。”

    盛夏有几分没好气,卫桓对她的态度,可不能算好,唉,当初应该对他客气点儿。

    “感情这事,看对眼就是看对眼了,就一眼,循序渐进可从来没听说过。”周凯跟在后面进来。

    “先吃饭,小夏跑了一天,肯定又饿又累。”米丽打断众人的话,先端了锅鲍鱼鸡汤过来,又端锅薄薄的小米粥,再端了厚厚几摞比巴掌略大的薄薄蒸饼上来,再端了拌鸡肉丝,切的薄薄的清酱肘子肉,京酱肉丝,切成细丝的嫩嫩的葱白,清炒绿豆芽,炝拌土豆丝,韭菜炒鸡蛋,酸辣白菜丝,炒三丝等七八样儿配菜上来。

    “过两天就立春了,先吃顿春饼。”米丽盛了碗小米粥递给盛夏。

    “这是因为小夏发春了吧。”周凯一边站起来盛鲍鱼鸡汤,一边接话道。

    “照你这么说,你得一天三顿吃春饼才行。”邹玲不客气的怼了句。

    宋词咯一声笑起来,曲灵没怎么懂,赶紧凑过去问宋词,“他为什么一天三顿吃春饼?”

    “因为他天天有艳遇,他自己说的。”宋词一边答话,一边在鸡汤和小米粥之间犹豫。

    盛夏慢慢喝着小米粥,半碗小米粥下去,接过米丽卷好的春卷吃了两三个,就不吃了。

    米丽做的饭一向能让大家吃的只顾吃。

    吃了饭,茶沏上来,邹玲抿了口茶,看着盛夏笑眯眯道:“说说,到底怎么样?我给你分析分析。”

    “你有经验?”曲灵脱口问了句。

    周凯噗一声喷笑出声。

    邹玲简直要脸青。“这跟心理学有关,用得着经验?”

    “心理学对妖有用吗?”周凯想到了一个重要问题,看着盛夏问到一半,想起来她是人,这话得问米丽,再赶紧转向米丽。

    “对我没用,特别是什么潜意识。”米丽熬着壶红茶,往杯子里放了块红糖。

    “要是追……这个,应该怎么追?”盛夏闷头喝完了一杯红茶,看了一圈,目光落在宋词身上。

    这一圈人,邹玲是著名的母胎单身,曲灵不用说了,她大概还不知道什么叫恋爱,周凯那不叫恋爱,照老常的话说,他就是个约炮大家。要说有经验,也就是宋词了。

    “这个……”宋词被盛夏看的眼睛不停的眨,“写封信,请他看电影?送花?”

    “花是一定要送的,要想尽快上手,最好再送一样两样贵重点儿的礼物,比如一根手镯,嵌钻最好……”

    周凯的话没说完,就被曲灵惊讶的声音打断,“给老板送手镯?还嵌钻?”

    邹玲一口茶呛进去,咳笑的声音都变了。

    “这是个比喻,意思就是要表达出来,要大方,算了,大方这一条去掉,你那点大方,卫桓肯定看不上眼。”周凯鄙夷的横了曲灵一眼。

    “你说你的,别理她们。”盛夏只看着宋词。

    “这个,我见过男追女,女追男,跟男追女不一样,这是我大学那个室友说的,她有经验,算了,她的都是失败经验。小夏,女追男挺难的,真的,那什么女追男隔层纸,这话我妈常说,她老担心我嫁不出去,老是这么说:要是看到好的,别傻等人家追你,你要主动,女追男隔层纸。我跟你说,真不是这样……”

    宋词边说边想,她一心想当个大侦探,象她那些祖姑姑一样,从来没考虑过谈恋爱嫁人的事,这个,她真没经验,真没留心过。

    “这个我有经验,书上有好多,我都看了,让我找找。”曲灵拖着椅子挤过来,摸出手机,开始划,“这个这个,你看,豪门总裁轻点宠,宠文,狂宠,这是个总裁,跟老板一样,你看:总裁大人,夫人看中那件香奈儿了,买……”

    “等等!”邹玲叫停曲灵,“我看看。”邹玲从曲灵手里夺过手机,几眼扫过,哈了一声,将手机塞回曲灵手里,“买件香奈儿都得请这位总裁点了头才行,还是通过秘书,这叫宠?这比囚犯还不如,囚犯还有零用钱想买什么东西随便买,不用请求谁。”

    “通过秘书,有派儿。”曲灵眨着眼,邹律师说的好象更有道理。

    “小夏真要是有本事套住你家老板,买件香奈儿几万块钱还得从你手里过一趟,再请了你家老板的示下?这是怎么想出来的?”

    邹玲哈了一声,“来,咱们设想一下,小夏去逛街,看中了一件,香奈儿!然后,摸出手机,先找你:喂,小灵儿啊,我看中了一件香奈儿,你能不能替我问问卫总,能不能买。”

    米丽呸了一声,“我们小夏可从来没受过这样的委屈,那什么香奈儿……”后面的话,米丽声音落低咽了回去,那什么香奈儿,红之前还好,大红之后,小夏就没再穿过她家衣服了。

    “也是啊。”曲灵品过来味儿了,“我虽然没钱,买东西也是看中就买,唉,这个算了,我再找找,这个这个,她被世界第一钻石单身汉强暴……”

    “这是大官司。”邹玲眼睛亮了。

    “不是打官司,他强暴她是因为太爱她了……”

    “噗!”邹玲和周凯同时噗一声,邹玲一个急转身,一口茶喷了一地,周凯茶已经进喉咙,直呛进去,站起来,按着胸口狂咳不已。

    “小灵儿,你这看的,都是什么乱七八糟的?”米丽无语的看着曲灵。

    盛夏托着腮,从曲灵看向宋词,慢吞吞道:“强暴是因为爱,嗯,挺返祖的,好几万年前,有个风俗,为了表达对亲人的爱和永远思念,在亲人死了之后,都是吃下去的,不过,这也是吃死人哪,吃活人,大约也有。”

    “强暴,对女人,是最大的伤害,和杀人不相上下,是因为爱?那要是他爱你你不爱他,他是不是也能把你掳回去,先强暴再关起来,再反抗就把你杀了吃掉?”

    邹玲捏着曲灵的肩膀,咬牙切齿道。

    “这本,还真是这样。”曲灵举了举手机,“就是没吃掉,是爱上了。”

    “那叫斯德哥尔摩综合症,一种极其变态的心理疾病。”周凯总算呛好了,拍着胸口接话道。

    “别扯远了,说正事。”盛夏拍着桌子。

    “我有点儿担心小灵儿。”米丽忧虑的看着曲灵。

    “我肯定不杀人,不管看上谁,保证不强奸他,米姨放心。”曲灵赶紧表态。

    宋词呃了一声,拍着桌子笑的声音变调。

    盛夏托腮看着众人,这一群人,到底还能不能说点正事儿?

    “小夏,我跟你说,”周凯站到盛夏身后,靠着椅子背,“卫桓那种……也不知道是什么,”顿了顿,周凯叹了口气,“小夏,我觉得还是算了,那都不是人,就你,哪追得上?人家肯定看不上你,不理你还好,真要是理了,看上了,肯定不是爱上,喜欢上,而是别的什么原因,比如觉得你比较好吃,生食最佳,那就太惨了。”

    盛夏眯眼斜着周凯。

    曲灵脸色都变了,她可是亲眼看到过老板撕开活人,跟撕开刚才那薄薄的春饼一样,要是把小夏裹在春饼里,活生生的,咔嚓一口……

    “小夏,还是算了,太可怕了。”曲灵想的脸色发青。

    “有灵生物不好吃。”米丽没好气的接话道:“吃有灵生物,跟人吃人一样,都是变态中的变态,而且,但凡开始吃有灵生物的东西,都是走在穷途末路,没几天活头的,你别把小灵儿教坏了。”

    曲灵长长舒了口气,端起杯子,一口气喝完了一杯茶,她真吓坏了。

    “非人在人界,多数都有家,得象个人样儿,过人日子,那马国伟,不就是到处托人介绍对象,要相亲找媳妇儿,马国伟是出了名的对媳妇儿好。”盛夏托着腮。

    “对对对对。”曲灵用力点头,“这是黄先生说的,马叔是老婆奴。”

    米丽皱起了眉头,这是非人和人,可小夏不能算人哪,这跟马国伟找媳妇儿可不一样。

    “小夏,你看,我觉得这个行,你看看,酒会上,她不小心把酒洒在他胸前,从此有了交集,这个不错。”宋词最敬业,翻了半天,总算找到可用的了。

    “我早就认识他了。”盛夏都快不想说话了,怎么就没一个能出个有用的主意的呢。

    “小夏,你真打算……”邹玲推开周凯,站到周凯的位置,“不管真不真,你这个年纪,看上了就去追,追上追不上,其实都没什么大不了的,就当积累经验了,可惜你头一个看上的,竟然不是人,这是你头一个看上的雄性?”

    盛夏托着腮,只当没听见邹玲的话。

    “你听我说,你现在给他当秘书,一天二十四小时里,至少十个小时跟在他身边,这机会多的是,首先,你要关心他,当然,这个关心,不是让她去打听你不该知道的事,你多留心他喜欢喝什么,吃什么,问问他累不累,再经常夸他几句,卫总真英明,卫总真帅,卫总真是平易近人……平易近人这句算了,他别以为你讽刺他。”

    盛夏在椅子上转了半个身,看着邹玲,“我觉得他挺平易近人的,你说,我要不要问问他,打不打算在人界找个媳妇,不是,应该先问问他,打算在人界呆多久,要是他说十年八年,我再问他打不打算找个媳妇。”

    “对对对,然后你就算荐,你看我怎么样。”邹玲觉得盛夏这话切实可行。

    曲灵不停的点头,小夏就是聪明。

    宋词一脸纠结,这也太不浪漫了吧,怎么象谈生意?

    “那他要是说不知道呆多久,不打算找媳妇,说你不行不怎么样呢?”周凯从邹玲身后探过头问道。

    “你就不能想点好事儿?”邹玲抬手将周凯往外推。

    “这样不好,一点儿也不浪漫,小夏,你还是先送花吧,男女平等,男人怎么追女人,女人就怎么追男人。”宋词觉得她必须说出来,必须不能让小夏把恋爱谈成生意。

    “对啊。”曲灵很有同感,“小夏这么托着腮,这么看着老板看的眼睛不眨的样子,我觉得挺浪漫的。”

    “也是,卫桓办公室好象光秃秃的什么都没有,没花没绿,你们聊,我去后面挑盆花,明天带过去。”盛夏一窜而起,出门大步往后园。

    满屋的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邹玲先咯笑出声,一边笑一边拿下衣服,“我先回去了,一堆的事儿,明天我还过来,卡地亚新出的那款项链,老米喜欢不?我买一个送给你。”

    天天白吃白喝,就得时不常的送点礼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