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妖夏 > 第六一章 九局

第六一章 九局

笔趣阁 www.xbiquge.cc,最快更新妖夏 !

    上班以来第二回,盛夏有活干了,第一回没能按时下班。

    不过这个没能按时下班,盛夏觉得纯属人为原因,这个开会,肯定是卫桓突发奇想,说开就开了,要不然,上午就开会,哪怕下午一上班就开会,她哪用加什么班!

    盛夏加班,曲灵当然要陪着,确切的说,她这个老板秘书,现在听盛夏调度,让打电话就打电话,让搬椅子就搬椅子,别的不说,就冲着不用敲键盘敲的手指头痛这一条,她就十分乐意跟在盛夏身后打杂。

    开好会整理好出来,刚出环贸大门没走几步,就看到周凯一只胳膊架在车窗上,正等的一脸无聊。

    “怎么是你来了?老常呢?”盛夏和曲灵走到车旁,周凯还是发呆,盛夏只好拍了他一下。

    “喔,还挺早嘛,我以为怎么也得十点八点的。”周凯忙缩回头,发动车子。“老米,你不回家,她就不开饭,我开车比老常快,就来接你了。”

    “咦,这是新车,哪儿来的?”盛夏一上车,抽抽着鼻子,闻着新车的味道。

    后座曲灵也跟着抽抽鼻子,不过她不知道盛夏在闻什么,当然也就不知道自己要闻什么。

    “我买的。”周凯挤进车流里,这会儿正是晚高峰,就是周凯,也只能慢慢挪,最多一根根车道换过去,再一根根车道换回来,换一个来回,也就是从某辆车后,换到某辆车前。

    “你哪儿来的钱?这车很贵。早就订好了?怎么没听你说?”盛夏拧头往后,打量着周凯的新车。这车很符合周凯所谓低调的奢华。

    “我有件旧东西出货了,钱不多,不过买个一辆两辆车还是绰绰有余,加钱提的现货,刚买的。”周凯愉快的抚了一圈方向盘,他喜欢好车,喜欢一切好东西。

    “找到停车的地方了?”盛夏瞄着周凯明显十分愉快的愉快,好象不只一辆新车这一点好事么。

    “对了,我替她找到房子了。”周凯往后座努了努嘴。

    “太远不行。”盛夏反应极快。

    “不远,”周凯看起来十分得意,“就在我楼下。巧了,楼下那俩小子,跟房东吵吵,这个那个的,其实是因为房东要涨房租,俩人不乐意,我就找房东,一个月再加一百块钱,外加房租一付一年,就把房子租下来了,那套房子有个车位,我就买了辆车。”

    “房租付过了?”盛夏斜着周凯。

    多加了一百块钱,这是想着反正不是他付房租吧。

    “还没,给了一个月房租押金,押金算了,不用小曲儿还了。”周凯愉快的吹了声口哨。

    “你先替小灵儿付一年的房租,我最近手头紧,没钱。”盛夏不客气道。

    “几万块的事,你再紧能紧到这份上?我也没钱。”周凯警惕起来了。

    “你不是刚出了货?一辆两辆车绰绰有余,你这一辆车可就一百多万。”盛夏一脸笑。

    “小夏,你不能这样,做人要地道。”周凯一声哀叫。

    “我怎么不地道了?我管她吃,你管她住,不是挺地道?”盛夏回头看了眼兴致勃勃看着听着的曲灵。

    “她的工资呢?”

    “还债啊。”盛夏答的理直气壮。

    “不对,我跟她无亲无旧,无缘无故,我为什么要管她住?”周凯猛拍了一把方向盘,拍的喇叭发出声短促尖叫。

    “要罚款的。”盛夏先提醒了周凯一句,“唉,别那么计较么,同是天涯沦落人。”

    周凯闷了片刻,长叹了口气,“算了算了,就算我为了车位,租了套房子。”

    盛夏和曲灵一进厨房,先看到了邹玲,接着就迎上了直扑上来的宋词,“今天这么晚,处理那事儿去了?说是飞机失事,卫老板真没事儿?”

    盛夏忍不住翻了个白眼。

    “你先让小夏坐下歇歇,喘口气行不?”米丽递上块温热的湿毛巾给盛夏,老常已经把宋词拎开,接过盛夏的包和大衣,转身挂好。

    盛夏擦了手,坐下,接过米丽递上一碗红豆汤,抿了一口。

    紧跟盛夏进来的曲灵,看着盛夏和围着盛夏转个不停的米丽和老常,再低头看看自己,邹玲伸手推了她一把,“谁都不能跟盛夏大小姐比,快去洗手,一会儿吃饭了。”

    “真是噢,”宋词被老常拎回去坐下,看着围着盛夏愉快转圈的米丽,“我爸说,老米厉害的不得了,有道行有修养,是个大妖,我怎么瞧你跟小夏的大丫头一样啊。”

    “别胡说。”周凯进来,脱了衣服,顺手在宋词头上拍了下,“今天吃什么?已经好了?这么快。”

    “我听到小夏给老米打电话了,说想吃椰子鸡。”曲灵愉快接话,伸头去看什么是椰子鸡。

    老常先端了锅味道清甜的椰子鸡汤过来,再端过淋着汤的鸡肉,将用小青柠调的蘸水放到鸡肉旁,接着端了青菜炖老豆腐,清拌芝麻菜,一碟子川味酸萝卜豆角,香辣梭子蟹,米丽几只灶头一起用,炒好了葱爆羊肉盛出,往另一只锅里喷上白酒,再盛出酒香草头,接着捞出爆肚,淋上芝麻酱,

    曲灵吃起饭来一声不响,她实在顾不上,邹玲对着那碗青菜老豆腐一块接一块,这是她吃过的最好吃的青菜豆腐。

    宋词吃香辣蟹吃的两只手抓着啃,这香辣蟹太好吃了,甩那号称滨海第一的什么什么八十条街!

    盛夏只盛了大半碗椰子鸡汤,慢慢的啜。

    周凯见多识广,盛夏家的饭菜,吃的最多,咬着沾满蘸水的香嫩鸡块,不时看一眼盛夏,这小妮子有点儿不对劲儿。

    吃好饭,老常收拾干净餐桌,米丽沏了茶,周凯看着盛夏,正犹豫着要不要问一问,宋词先急急叫道:“小夏,你今天回来这么晚,是不是出什么事了?卫老板出事了?”

    “没什么事儿。”盛夏答着宋词的话,却看着邹玲,“下午,卫桓召集集团高层开了个会,说他这一年多,总算将从前的业务收了尾,从现在起,他要把工作重点放到环贸集团的管理和业务上了,说是从明天起,他会从财务部起,查看集团运营情况。看样子,沃克那事,已经清结了。”

    “今天下午,有两个自称九局的人,到律所找我,拿的是特勤局的工作证,反来覆去的问我那天晚上的事,我什么时候接到电话的,谁打的电话,说了什么,我几点出发的,司机是谁,他们还去找司机问了一个多小时,到了之后怎么样,都看到了谁。”

    邹玲拧着眉头,声音很低,“我没说见到沃克,只说曲灵打电话给我,只说了有笔生意需要律师,我不知道和卫桓谈生意的是谁。”

    邹玲顿了顿,看着盛夏,“当时,饭店里有两个服务员,饭店老板也在,要是他们找到饭店里……”

    “饭店不用担心,他们肯定什么都不知道。”盛夏想着跑的比任何人都快的邓风来,邓风来可没有免费消息,他的消息,每一个字都是要花钱买的,还很贵。

    “嗯,你让我去那个来风饭店,我想着就应该有安排。卡维家那边肯出面说沃克是飞机失事,这件事肯定就算过去了,他们私底下的交易,”邹玲的话顿住,“沃克的死,也许就是私底下的交易,大家族里,这种你杀我我杀你的倾轧,不算稀奇事儿。”

    周凯看了眼盛夏,低头喝茶。

    “那个九局,怎么知道那天晚上湖边出事了?九局是什么局?多来没听说过什么九局。”邹玲从盛夏看到周凯,眉头紧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