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妖夏 > 第五五章 傻狗

第五五章 傻狗

笔趣阁 www.xbiquge.cc,最快更新妖夏 !

    沃克那边看起来答应的十分爽快,曲灵刚放下电话,电话铃又想起,曲灵急忙再抓起电话,一声干脆利落的是字同时,两根眉毛高高挑起。

    “怎么了?”曲灵刚放下电话,盛夏就急忙问道。

    “老板说,晚上让咱俩一起去。”

    盛夏顿时就要眉飞色舞,刚飞舞到一半,又觉出不对,“叫咱俩去干嘛?”

    “打架?”曲灵压低声音,迟迟疑疑说了两个字,赶紧再补一句,“我是说我,你?老板要做正经生意了?”

    某些时候,曲灵还是挺聪明的。

    “嗯,有可能。”盛夏捏着下巴,“那就是要和卡维家合作,这可是大生意,你说,他会不会把邹律师也叫上?龙头镇上象样点儿的饭店,就是邓风来那家,邓风来今天应该在城里吧。”

    盛夏想着那天带回来的半车东西,她最近不想见邓风来。

    办公室里,卫桓听盛夏提到邹玲,嘴角往上,弯出片浓浓的笑意,她总是在无意中提醒他。

    盛夏正琢磨着要不要让老米去看看邓风来在不在城里,曲灵桌子上的电话又狂响起来。

    曲灵一把抓起,一连两个是,啪的放下电话,两眼崇拜的看着盛夏,“小夏你真厉害,一说就中,老板让我打电话给邹律师,让她一起去。”

    盛夏轻轻吹了声口哨,随即又皱起眉,那个沃克找卫桓,难道真是做生意?

    这个先不想,反正一顿晚饭之后,以她的聪明机智,肯定就摸个一清二楚了,现在最要紧的,是把邓风来那笔帐还上,省得他回头从卖瓜上头把那顿饭钱找回去,那她就亏大了。

    盛夏几步跳回自己办公室,压着声音给米丽打了个电话,晚上她尽量忽悠卫桓到邓风来饭店吃饭,龙头镇上就邓风家那一家象样的饭店,这事容易,而且十拿九稳,让米丽跟邓风来说一声,这可是只大鹅头,算她还了前几天他请客的人情了,要是拿不住,那可就不能怪她了。

    卫桓正抿着杯酒,听到盛夏那句大鹅头,差点呛着。

    这大鹅头,是大讹头的意思?

    她这脾气,一如既往,还是谁都敢坑啊。

    卫桓一边笑一边叹气一边摇头,又有几分怔忡出神。

    她那份欢快跳脱,让他怀疑过她的身世,也许并不是无诺山宣称的那样,是那位青玄真人一时恻隐,救下的孤儿。

    后来她一直跟他在一起,对她来说,没有身世,比有身世,要安全得多,他就没再追查这件事。

    卫桓想到这里,看着虚空,“那场围击,好象无诺山没去?”

    一心从虚空中凝聚出来,“我当时避到了魔界,不过,事后,听说了不少事,围击前两天,听说无诺山掌门有突破之兆,担心对战之时突破,招来雷劫,坏了大事,那天就没去,李林当时在闭关,说是正是紧要关头,不敢惊动。别的。”

    一心一声干笑,“听说青玄真人守在山门,放了话,谁要前去助拳,先要过了她那关,要是连她那一关也过不了,那不是去助拳,是去送死添乱,啧,她青玄战将出身,多能打,无诺山除了掌门和李林,根本没人打得过她。要说无耻……”

    一心说到一半,总算想起来那回被围击的,就是眼前他的主人,后面的话,就袅袅而散,没敢说出来。

    卫桓目无焦距的看着窗外,不知道在想什么,仿佛没留意到一心最后那句只敢说了半截的话。

    一心暗暗舒了口气,

    虽说是卫桓主动请客,可他这个主家,却在离下班不到一个小时,才坐上车出发往龙头镇。

    马国伟车上只坐了卫桓一个,黄云生车上坐着盛夏和曲灵,跟在后面,邹玲有车有司机,她直接过去,让他们在龙头镇等她,不过,现在肯定是她在龙头镇等他们了。

    出门前,盛夏就悄悄给邹玲发了个短信,让她到邓风来那间饭店等他们。

    到龙头镇要开上两三个小时,盛夏看看时间,再看看车窗外,冬天天黑得早,到龙头镇天指定黑透了,好象还起风了,嗯,这位卫老板和沃克这生意,十有八九是月黑风高的生意。

    “听说你出身挺不一般的?”盛夏看了车外看车内,打量完了,开始和黄云生攀话。

    “那是。”黄云生抬了抬下巴,一脸傲然。

    “怎么不一般?”盛夏接着问道。

    曲灵眨着眼,有点儿纳闷,出身不一般?他不是条狗么?一条狗还出身不一般?

    黄云生嘿嘿笑了几声,没答话。

    “邓风来说他是从开智那天才记事的,你还记得自己的出身,你一生下来就开智了?还是,你是妖生?”盛夏换个方式接着问。

    “这个不一般不是你想的那个,我生在皇家。”黄云生嫌弃的斜了一眼盛夏。

    “皇家?不是说你是人界妖?人界有狗皇朝?我怎么没听说过?我是说,我没听老米和老常说过。”盛夏一脸的惊讶浓的不能再浓了。

    “不是,跟你说话真费劲儿。”黄云生更嫌弃了,“那时候,我的主人,是皇帝。”黄云3生抬着下巴。

    “噢,是晋灵公吧?”盛夏嘿嘿笑着。

    曲灵一脸崇拜看着盛夏,她没听说过什么晋灵公,也没怎么听懂这几句话,不过凭着直觉,她觉得盛夏很厉害。

    黄云生没理盛夏,过了好大一会儿,才闷声道:“我觉得他是个好人。”

    “他对你好,那就是好人,”盛夏话接的飞快,“不说这个了。上回我们到老妙家吃烧烤,听老妙说,老马让她给介绍个媳妇,介绍成了没有啊?”

    “你说你这孩子,怎么喊谁都老这个老那个的?一点礼貌都没有。”黄云生这回是真嫌弃了。

    “这是老米说的,你们一个两个,老的不能再老了,当然得加个老字,要不然喊小黄?”盛夏直接怼了回去。

    黄云生听盛夏提到米丽,闷声不响了。

    “成了没有啊?要是成了,我们也能凑过热闹喝杯喜酒了,好多年没有热闹事儿了。”盛夏接着问。

    曲灵一脸兴奋八卦,竖着耳朵等着听下文。

    “没有。”黄云生唉了一声,“小灵一出手,就打没了一百多万,就为了这一百多万,老马急的头发都白了,现在背了一身债,哪还有钱娶媳妇?老马说了,还完债再说吧。”

    曲灵缩着脖子大气不敢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