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妖夏 > 第五一章 来访

第五一章 来访

笔趣阁 www.xbiquge.cc,最快更新妖夏 !

    盛夏郁闷的连东西都不想吃了,曲灵却乐的合不拢嘴,中午悄悄溜回去,收拾了个双肩背包过来,下午一下班,就紧跟在盛夏身后,她要回家了!

    盛夏斜着曲灵背后那只不算大,也不怎么满的双肩包,“这是你收拾的东西?就这些?”

    “嗯嗯!全在这里了,一样没落。”曲灵没说话先咧嘴笑。

    “一样没落?全部?就这些?”盛夏按着双肩包。

    “嗯嗯!”曲灵头点的全身都用上力了。

    盛夏再按了下双肩包,长叹了口气,她这搬家,就一个双肩包,这孩子这一二十年过的都是什么日子啊!

    算了算了,自认倒霉吧。

    想着曲灵今天要搬家,再怎么也得三个五个箱子,盛夏上午就打电话给米丽了,让老常别骑电瓶车,借辆车过来。

    环贸大厦门口停了辆车,周凯半截身子探在车窗外,看到盛夏和曲灵,急忙挥着胳膊叫,“这里这里!东西呢?”

    “这里。”盛夏在曲灵背后拍了下,示意曲灵坐后面,自己绕过去,坐到了副驾上。

    周凯头缩进来,拧身回头看向坐进后座的曲灵,“不是说她要搬家?东西呢?”

    “在包里。”曲灵拎着包举到周凯面前。

    周凯呃了一声,立刻又哈了一声,转回头,一脚油门到底,车子冲了出去。

    周凯油门刹车轮流到底,车速飞快,也就几分钟,就猛一个刹车,停在了盛夏那间小院门口,盛夏和曲灵下车,周凯找地方停好车,连蹦带跳冲进厨房,盛夏刚洗好手,坐到餐桌旁,曲灵在餐桌边坐的笔直,两眼放光的看着半桌子的菜。

    周凯伸头看着摆了半桌子,比平时丰盛很多的晚饭,咦了一声,“这是给曲灵接风?老米,你这就不地道了,我来的时候,你可没给我接风。”

    “接什么风?今天冬至。”米丽端着碟子蟹粉狮子头,放到桌子上。

    “冬至?这冬至有什么说法?谁的生日?”周凯看着因为米丽放得稍重了些,而微微颤动不停的蟹粉狮子头,只觉得满嘴口水,这蟹粉狮子头一看就不是凡品,这是他最爱吃的菜。

    “冬至大过年。”老常接了句,“这日子,越过越没规矩,冬至没人过了,秋夕节都没人知道了。”

    “老常,你说的这秋夕节,什么年头的事儿了?离现在有五百年没有?”周凯飞快的洗了手,坐下来,一边垂涎无比的看着盘子中四只大狮子头,一边随口和老常说着话。

    “一千来年了。”老常开了瓶酒,先给盛夏倒了大半杯。

    周凯和曲灵同时伸杯子过去,老常先给曲灵倒上,余下的,连瓶子递给了周凯。

    周凯接过,咦了一声,“这是老邓家的酒?你顺了多少?”周凯看向盛夏。

    盛夏笑眯眯抿着酒,没理他。

    酒足饭饱,盛夏指着曲灵和周凯道:“曲灵暂时住到你那里……”

    “什么?”不等盛夏说完,周凯一声怪叫,“住我那里?我一个单身男人,她一个单身女人,你让她住在我那儿?孤男寡女住一个屋?我可不是君子,我这个人,酒后必定乱性,不行。”

    “我们家,”盛夏手指从米丽点到老常,“你又不是不知道,实在没法留人。”

    “那让她到宋家,她跟宋词,正好有个伴儿。”周凯反应极快。

    “她和宋词,一个愣一个傻,两个胆大包天不知轻重,出了事儿怎么办?”盛夏瞪着周凯。

    “那先说好,我这个人,酒后乱性,真的,不是乱说,今天喝了不少。”周凯牙痛无比的咧着嘴。

    “小灵儿,你听着,要是有人靠近你,你就杀了他。”盛夏看向曲灵。

    “好。”曲灵肩膀都塌下去了,她比周凯更不想到他那儿去住。

    “哎!”周凯一声哎没叫完,盛夏看着他道:“这下行了吧?我虽然信不过你的人品,可是很信得过你的求生欲望,就是暂住几天,明天就让老常替她找房子。”

    “好吧。”周凯一脸痛苦。

    看着明显垂头丧气的曲灵跟在周凯后面出去了,米丽一边和老常收拾东西,一边和盛夏道:“往哪边找房子?离环贸近点儿,还是离咱们近点儿?”

    “我就随口说一句,不找,就让她在周凯那儿住着。”盛夏抿着杯茶。

    米丽唉了一声,“也是,让周凯给她找吧。”

    ……………………

    家族丢失的那挂项链是重中之重,沃克当天就从欧洲飞回滨海,约见卫桓,’谈一谈多方合作的可能性’。

    盛夏正在办公室里咬着根棒棒糖看新剧,听到电梯口传来动静,一跃而起,又一屁股坐回去了,淡定。

    盛夏伸长脖子,看着黄云生一路点着头,腰却仿佛绑了块钢板,绷的笔直,带着沃克从她门口过去,往卫桓办公室进去。

    盛夏侧着耳朵,听着卫桓办公室那扇沉重的橡木门卡塔一声,缓慢关上了,再次一跃而起,冲到曲灵旁边,指着卫桓办公室,“那是谁?你不知道?”

    曲灵摇头又点头。

    “你这个秘书……你就是个摆设。”

    曲灵不停的点头,她确实是个摆设,可她从来没觉得她是什么秘书,当然,秘书该做什么工作,她完全不知道,也没打算知道,她不是秘书,她是杀手。

    “唉。”盛夏一声叹气,胳膊抱在胸前,看着那两扇紧闭的大门,紧拧着眉。

    她看过沃克的照片,知道他是卡维家族在滨海所有投资的主事人,周凯盯着卡维家族的举动,特别是在滨海,她也一直盯着,现在,这个沃克,到这里来干什么?

    谈生意?

    卡维家在滨海的生意,八字才刚开始撇,现在就找商场谈什么生意,早的太厉害了,肯定是别的事。

    肯定是别的,是什么事?

    盛夏踮着脚尖,凑到那两扇橡木门前,耳朵贴在门缝上,用力听动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