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妖夏 > 第二四章 打主意

第二四章 打主意

笔趣阁 www.xbiquge.cc,最快更新妖夏 !

    邹玲被盛夏和周凯笑的脸都青了,气的啪啪拍着桌子,“周凯!你给我听着……”

    “知道知道,你放心,我比你知道,杀手么!哈哈哈哈,不能惹,我知道不能惹,肯定不能惹。”周凯笑的跺起了脚。

    这话听在邹玲耳朵里,简直就是战斗前兴奋的冲锋号角,急了邹玲眼都红了,“我跟你说……”

    “你放心,”米丽一把把急的就要窜起来的邹玲拉回椅子上,“他说的是实话,别说卫老板,就是那个黄云生,我们都不敢随便惹。”

    “对对对,惹肯定不会惹,闲着没事惹他干嘛?我不是笑这个,我是笑杀手,这个好,哈哈哈,没法跟你说,总之你放心。”周凯笑的声音都有点儿变了,冲邹玲挥着手,挥一下笑一声。

    “也不能算一点主意没打。”盛夏笑眯眯看着邹玲。

    提着颗心,在椅子上还没坐稳的邹玲,后背一下子又绷直了。

    周凯的笑声呃的噎住了。

    盛夏说完这一句,冲玻璃门外急的上窜下跳的宋词招了招手,宋词一头扎进来,老常跟在后面,边走边吃,坐到桌子边,开始盛第三碗羊肉。

    “杀手不杀手,这个我们真不知道,也不关心这个,我们请不起杀手。不过卫桓收购环贸集团的那笔钱,有点儿来路不明吧?”

    那个博物协会轮值会长赵明刚去了趟环贸当天,黄云生就跑到W酒吧,一句一个’真正’的拜访,一个晚上,就把这件事得瑟的满滨海城几乎无妖不知了。

    博物协会这个人界非人管理组织,由几大修真门派轮流坐庄,百年一轮,博物协会对外说起来,那可是个历史悠久学问精深的地方,有不少真正的、有学问的人,这个协会,就算不是筛子,也算不得铁板一块。

    象老曹和邓风来这样的,很快就打听到不少八卦,比如卫桓跟他的钱,全是凭空冒出来的,这会儿连博物协会也正在懞头中。

    邹玲斜着盛夏,没答她这句话。

    盛夏笑眯眯看着她,接着道:“不少钱呢,听说至少十几个亿?这么一笔钱从无到有洗出来,可不算小工程,光律所肯定不行,卫老板人大方钱又多,给我们点活儿做做怎么样?我们什么都能做。”

    周凯狐疑的看着盛夏,直觉中,他觉得她这是在指东打西,不过从这个东要打哪个西,他有点儿想不出来。

    宋词已经惊的嘴巴半张成了个O字。什么都能做?什么意思?

    “不行!”邹玲断然拒绝,“姓卫的不是白巧,也不是赵氏集团,是真惹不起,这件事不行!”

    邹玲不管盛夏指哪儿打哪儿,总之不她不能让盛夏和周凯这一对祸害靠近卫桓和环贸,她简直可以肯定,要是让他们靠近,指定得出事,还得是大事。

    “唉。”盛夏一声叹气里没多少失望,“不行就不行吧,我们最近闲着,要是有案子,记得介绍给我们,什么案子都行,保证能破。”

    盛夏口风一转,“对了,白巧怎么样了?判下来没有?”

    “死缓。”邹玲神情一黯,“赵丽娜没拿出那份遗嘱,白巧也没提,她认罪态度又好,找的律师,”邹玲顿了顿,“我替她找的,很好的律师,拿了情绪崩溃做理由。”

    “缓上两年就是无期,她是个聪明人,立几回功,有生之年还能出来。”盛夏抿着奶茶,示意邹玲,“尝尝我们的奶茶,正宗蒙古皇宫里的做法。”

    “咦!”周凯眉梢高扬,“那我得尝尝,老米先给我一杯,当年那什么大汗喝的,跟这一个味儿?”

    “我也想尝尝。”宋词一脸崇敬。

    邹玲斜着周凯,又扫了眼宋词,嘴角一路往下撇。

    象宋词这种小姑娘听到这种忽悠大傻子的话兴奋两声也就算了,周凯怎么也这么二傻子一样?

    一轮奶茶过后,周凯又喝回了红酒,邹玲对着那瓶陈年好酒流口水,果断又倒了半杯,宋词只觉得那冰酒甜而不腻,好喝极了,赶紧跟上也倒了大半杯,米丽和老常酒就没断。众人喝着酒胡扯,越喝越兴奋,越扯越高兴。

    一直喝到十一点多,米丽送醉的原地打转的宋词回去,老常则拖着拉着周凯还说个不停的邹玲出门打车,周凯脚步不怎么稳,不过自己回去还是没问题的。

    盛夏没喝多少酒,跟在后面看着众人出了门,倒了杯奶茶坐到廊下,等米丽和老常回来。

    邹玲酒虽然喝了不少,第二天醒的却不晚,晃进卫生间一边洗澡,一边努力回想着昨天的话。

    那个盛夏和她那个小姨,十几年前就跟周凯是同伙,怪不得周凯那么信任她们,这是一起扛过枪分过赃的交情。

    邹玲烦恼无比的一声长叹。

    一个周凯,已经够让人提心吊胆了,现在来了仨同伙,还不只三个,那个宋词,白纸一张,眼看也要被她们带歪。

    那个盛夏,邹玲想着盛夏,皱起了眉,盛夏和她那个小姨,还有那个老常,怎么看怎么是以她为主,这小丫头,一看就是个没事也要挑出事儿的,心眼也多,周凯好象和她关系好得很。

    邹玲心里那股酸涩还没全涌出来,就开始头痛上了,有一个周凯就够让人害怕了,现在又多了个有事最好没事就挑个事儿的盛夏。

    邹玲往脸上猛拍了两捧水,低头深吸了口气。

    镇静镇静,她这是关心则乱,周凯跟这仨货认识了十几年了,不还是好好儿的,自己想的太多,担心太过。

    不对,十几年盛夏那小丫头还小,现在长大了,那小丫头肯定是想打卫老板的主意,肯定在拍卖行就打上主意了,所以才一路往上抬……

    她那时候敢抬价,是不是之前就打过卫老板的主意?

    也是,卫老板明显独身一人,带着钱空降到滨海,明显不习惯正常人的世界,确实是只钱多人傻快来的好买卖……

    可卫老板真不是她和周凯惹得起的,卫老板说的杀手公司,肯定半点虚假也没有,而且只是他那冰山的一角,其余的,只能更可怕,她感觉得出来!

    不能让她和周凯打卫老板的主意,嗯,不能让她们闲着。

    邹玲有了主意,急忙洗好出来,一边穿衣服,一边拨通电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