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妖夏 > 第二二章 请客

第二二章 请客

笔趣阁 www.xbiquge.cc,最快更新妖夏 !

    “上回邹玲给咱们介绍了那么笔好生意,还没谢她呢,要不,你问问她哪天有空,就请到家里,让老米用心好好做一顿,对了,她喜欢吃什么?”盛夏主意定了,立刻行动。

    这会儿,通往卫桓最方便的路,就是邹玲了。

    “你想把那东西偷回来?”周凯会错意了,两眼亮闪,“邹玲这个客户,明显的人傻钱多,不过最好等等,咱们刚跟她竞过价,立刻就动手,嫌疑太大。”

    “你想哪儿去了。”

    盛夏暗暗叹了口气,她不是不想偷,可那个卫桓,明显是个偷不得的。

    “那个东西,没什么大不了的,我就是一眼看过去挺喜欢的,可没喜欢到非它不可。我早就想好好请邹玲吃顿饭了,再送份厚礼,以后还指着她介绍生意呢。”

    “这倒是,虽说邹玲跟我关系不错,不过,情份这东西,也是个能坐吃山空的。”周凯虽说心里还是有几分疑惑,不过盛夏想跟邹玲拉近关系这一条,他是不怀疑的。

    “对了,你跟邹玲怎么认识的?酒吧?一夜情?”盛夏和周凯信步往回走,长路无聊,正好问问。

    “跟邹玲一夜情?就她那样的?小夏啊,你不相信我的人品,但你不能怀疑我的品味。”

    “这句话得告诉邹玲。”盛夏竖起一根指头。

    “邹玲现在,比年青的时候,好看多了。”周凯摊了下手,表示不在乎,“她上次说过一句,她和白巧,都是光着脚从穷困极了走出来的,白巧是不是我不知道,她肯定是。”

    经过个烤红薯的小摊,盛夏买了一只,从口袋里摸了只小巧的小勺子出来,边走边吃边听周凯说邹玲的过往。

    “邹玲是长姐,还有两个妹妹,说是还有一个妹妹,一生下来,被她爹溺死了,好象……”

    周凯皱着眉头想了想,顺便从盛夏手里抢过勺子吃了口烤红薯。

    “总之她爹跟她妈离婚了,离婚的原因,她没说清楚,大概既有溺死这个妹妹的原因,也有她爹嫌她妈只会生闺女的原因。她们娘四个过的挺苦,邹玲和她两个妹妹,个个学习都好的不得了,穷人家孩子懂事嘛,后来邹玲考进了国立大学法律系。”

    盛夏低低吹了声口哨,国立大学法律系可不是一般的难考。

    “她毕业前一年,到一家律所实习,国立大学的学生么,去实习的,当然都是有名的大律所,那年她妈病重住院,说是尿毒症,非常严重了,要换肾,她想钱想疯了,有个案子,对方给了她一笔钱,要她复印一份卷宗,她就……”

    周凯摊了摊手,“当时我正好因为我父亲的事,也委托在那家律师事务所,那家律所的一个合伙人,跟我父亲是发小,我当时,还比较有温度有热血啊什么的,就替她还了那笔钱,那位伯伯也觉得邹玲本性不坏,帮了很大的忙,这事,就算替她抹过去了。”

    “那她妈妈?”盛夏主动将勺子递给周凯。

    “邹玲今年都四十出头了,那时候她还不到二十岁,二十年前的医疗水平,那笔钱没用完,人就死了,我陪她回去料理的后事,家里是真穷。回来后我又给了她一点钱,就出国了,她后来一边在那家律所打工,一边读到了博士,就这样。“

    “那邹玲两个妹妹呢?”盛夏想着周凯那句,个个学习都好的不得了。

    “不知道,我就是偶尔热血了一回,哪有功夫管什么妹妹弟弟的。这个天吃羊肉最好,晚上吃羊肉锅子吧?”周凯随口应了句,就岔开了话题。

    “嗯,你给邹玲打个电话吧,问问她什么时候有空,把宋词也叫过来,让老常烤个全羊,人少了吃不了。”盛夏将吃空了的烤红薯皮丢进垃圾桶里。

    “让她回电话,她是个忙人,经常不方便接电话。”周凯摸出手机,飞快的按键发信息。

    ……………………

    邹玲和黄云生办了手续拿上那只破烂的碧玉莲花,黄云生一把抢过捧在手心里,紧跟着邹玲出来,上车回去环贸大厦。

    从专用电梯进到卫桓办公室,黄云生哈着腰,一脸谄笑,小步紧趋将放着碧玉莲花的小盒子放到卫桓桌子上,再哈着腰退到邹玲侧后,垂手垂头恭敬站好。

    邹玲无语的看着黄云生,看他这样子,活脱脱就是电视里的最反面的那个狗腿子太监。

    “价钱抬到了一千万零五千。”邹玲干脆直接的说正事。

    卫桓眉梢往上扬了扬。

    邹玲看着他扬起的眉梢,沉着解释,“有个四十九号,一直紧盯不放,抬到五十万时,我就给您打过电话,您没接,发了信息,您也没回,抬到一百万时,又打过电话,打了十几通电话,您一直没接。因为您没有限定最高价,电话又没能打通,我没敢放手。”。

    卫桓打开盒子,拿出那只碧玉莲花,托在手心里看了看,放到桌面上,看着邹玲道:“以后有类似限定最高价什么的,你记得提醒我。”

    “好。”邹玲噎了口气。

    难道他连这个基本常识也不知道?

    看来这一千万就是当了回冤大头。

    这事跟周凯有没有关系?

    邹玲一个转身的功夫,想了一堆的可能性。

    看着邹玲出去了,黄云生连哈了几下腰,“老板,跟咱们抢东西的那个,就是上次死活不卖给咱们青铜疙瘩的那个盛夏,就是那个狐狸精的外甥女。”

    卫桓正要捏起碧玉莲花的手,僵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