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妖夏 > 第十九章 有只小偷

第十九章 有只小偷

笔趣阁 www.xbiquge.cc,最快更新妖夏 !

    “你怎么惹了摩罗?”

    “托您的福。”听卫桓问到这个,一心不笑了,直直的看着卫桓。

    他是他的契约之主,他没法对他生出诸如怨仇愤怒等等情绪,迎着卫桓明显疑惑的目光,青烟往下沉了沉,“你出事消失后,摩罗就开始杀修真之人,我没提防。”

    “你提防了也没用。你在齐云门拿了什么东西?东西呢?”卫桓接着问道。

    “掌门法衣,被摩罗撕碎了,一只青云鼎,留在妖界那间洞府里,一把剑,应该在摩罗手里。”一心答的明了干脆。

    卫桓嗯了一声,都是不值一提的小玩意儿。

    “齐云门的孙圣登门拜访,你跟我一起见见吧。”卫桓声音刚落,外面就传进来黄云生拿捏的有些尖细的声音:“老板,李先生和孙先生到了。”

    “进来。”

    一心飘到卫桓身边,悬在他侧后,由实而虚。

    李林和孙圣一前一后进来。

    孙圣看起来五十岁左右,瘦高阴沉,一进门,就极其不善的盯着卫桓。

    卫桓往后靠着沙发背,架着二郎腿,一只手里端着红酒,另一只胳膊往后搭在沙发背上,目光从李林看向孙圣,迎着孙圣不善到充满挑衅的目光,眼睛微眯。

    “我打不过他,不过,他也杀不了我。”一心的声调里充满了幸灾乐祸。

    孙圣眼前这个,可不是他一心,这可是个抬抬手就能让他灰飞烟灭的,摆出这幅挑衅模样没意思,最好直接上杀招,那才痛快。

    卫桓没理会一心的传话,冲孙圣举了举杯子,“你我彼消此长,找个地方切磋一二,如何?”

    孙圣脸青了。

    他在两千年前那场围剿中受了重伤,现在和两千年前比,不但寸功未进,甚至还没完全恢复二千年前的法力。

    这个一心,现在竟能看出自己的深浅了?他的法力精进如此?这怎么可能!

    “在魔界历练不易,卫先生这份心境,和从前大不相同。”李林语调和缓,既是解围,也是解释。

    孙圣闷哼了一声,咽下了从听到一心这个名字起,就猛涌而上的那股子恶气。

    修真之人,只凭实力说话,他实力不济,不管有什么话,就都说不出来了。

    “你怎么又来了?”卫桓看向李林,从神情到语调,都很不客气。

    李林在旁边沙发上坐下,示意孙圣也坐,这才看着卫桓笑道:“我是无事不登三宝殿,有件事,让孙圣说吧。”

    孙圣还是浑身的不善,不过那股子浓烈的挑衅之意,却已经消散的无影无踪。

    “欧洲那边,有批珠宝古董被人偷了,其中有一件有阵法禁制保护,也一起被偷走了。”孙圣语调生硬。

    “我和孙先生是来问问卫先生,知不知道这件事?”李林接过孙圣的话,笑看着卫桓,直截了当问道。

    “不是我。”卫桓答的更加直接。

    “你说不是你就不是你?”孙圣冷笑连连。

    卫桓斜睨了孙圣一眼,看向李林。

    李林摊开手,“不是你,那就跟咱们没关系了。我们回去就答复欧洲那边,让他们自己去查。”

    李林边说边站起来,“打扰卫先生了。”

    卫桓坐着没动,只冲李林举了举杯子,就算礼貌到了。

    李林走到挂着那只铜铃的雕塑旁,脚步微顿,看着那只铜铃笑道:“这只铜铃不错。”

    “嗯,我的门童。”卫桓答了句。

    看着李林和孙圣出去,沉重的关门声响起,卫桓的眉头一点点蹙起来。

    找小偷找到他这里,这是怀疑他,设陷阱试探,还是没怀疑他的身份,只是想把一心这个极其难缠的刺儿头逼出人界?或是,真有人偷了这批东西?

    卫桓慢慢摇着那杯红酒。

    如今的人界,和从前大不一样,诸事混杂,他找她只怕不是一年两年的事,也许要找上十年八年,百年几百年,甚至,千年。

    他得先入世,先藏好自己,保护好她。

    他得先当好这个环贸集团董事长,做好一个青年才俊。

    想到青年才俊,卫桓眉头皱的更紧了,一下子生出一大片懊恼,他当初应该化身四五十岁年纪,现在太年青了,麻烦实在太多。

    她心眼小。

    当年,他多看了一眼某只花妖,她就不高兴了好几天……

    她明明不高兴极了,却死活不承认,一只手叉腰,一只手往上托起,来回摇着,板着脸,“没有啊,我怎么会不高兴!我这么光风霁月大度无比的人,我高兴得很,看看,就是这么高兴!”

    卫桓想的出了神,笑意从嘴角一点一点漫出来。

    他想她,想极了。

    ……………………

    李林和孙圣回到博物学会,一进门,孙圣盯着李林,“你真相信不是他偷的?他的钱是哪儿来的?”

    “不然呢?”李林看着孙圣,语调平和,话却不怎么客气。

    “一心早就是修真界的祸害叛逆,这趟到人界,意图不明,他在人界如何,和协会无关。这是大是大非,想来你们无诺山该能分辨明白。”

    孙圣语调生硬。

    “协会从宗旨到条例,都只许做一件事,就是监督诸非人界者,谨守人界律法。这一条,无诺山必定和齐云山一样,尽力做到最好。至于孙真人言下之意,我听明白了,却很诧异,难道之前齐云山轮值的那百年间,协会出手帮过哪一个吗?”

    李林一脸微笑,平和的说着咄咄逼人的话,孙圣脸色泛青。

    “来前,掌门交待过我,不要多管闲事。齐云山轮值期间的事,不是我这一趟的差使。孙真人可以放心。从无诺山轮值起,必定一切遵照章程,不会有孙真人忧心之事,帮人济困可不是协会的事。你说呢?”

    孙圣闷哼了一声,不再往里走,“既然这样,我还有点事儿,先走了。”孙圣硬梆梆交待了句,转身就走。

    李林看着孙圣的背影,出了一会儿神,才转身往里进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