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妖夏 > 第十章 瓜猹

第十章 瓜猹

笔趣阁 www.xbiquge.cc,最快更新妖夏 !

    米丽出门,到隔壁老俞家借了辆电瓶车,直奔滨海城最大的蔬果批发市场。

    批发市场一号门进去头一家,就是邓记瓜行。

    瓜行门脸宽阔,门前撑着遮阳棚。遮阳棚下,蹲着个看不出年纪,矮胖黑粗的,仿佛一粒刚蒸出来的大肉枣般的男子,男子一只耳朵上挂着一串儿做旧风格的耳玩,十根手指至少有七八根上戴着戒指,脖子上一根一根挂了不知道多少根链子,每根链子都有个坠儿,这些耳玩戒指链坠儿,从狰狞的骷髅头到萌系的hello kitty,应有尽有。

    男子一只手里托着只巨大的玻璃碗,另一只手拿着根小牙签儿,扎着碗里的西瓜块儿,一口一块,一口一块。

    米丽停好车,走到男子面前,弯下腰,凑上去仔细看,“老邓?”

    “老邓没了,小邓。”小邓仰头仰的后脖子堆的全是大厚肉褶子,“你真回来了,我还以为老曹那小子又胡说八道。”

    小邓一边说着话,一边站起来,站起来也没比蹲着高多少。

    “你这打扮,挺时尚,哟,这还是名牌。”米丽上上下下打量着邓风来,伸手拎在邓风来身上那件又黑又厚又长又大的T恤肩上,往上提了提。

    “要与时俱进。”邓风来打了个嗝,“进屋说话。”

    米丽跟着邓风来,穿过一筐一筐的瓜堆,进了里面一间小屋。

    “啥事?”一进屋,邓风来直截了当问道。

    “赵氏集团那个陈清,怎么中风的?你这儿有什么信儿没有?”米丽也很干脆。

    邓风来眼珠转了几转,“你又做回老本行了?怎么中风的我不知道,不过,有几件事,也许有用。”邓风来一屁股坐到他那张黑色老板椅上,转了半圈,又转回来,冲米丽捻着手指。

    “现在什么价?”米丽坐到邓风来对面的椅子上。

    “咱是多少年的老交情了,还是原来的价。”邓风来看着米丽,见米丽点了头,接着道:“一,陈清准备离婚,找的是观山律师事务所。

    赵氏集团有两家法律顾问,一家是守恒,老赵董事长那时候,就是赵氏集团的法律顾问了,观山在老赵董事长退居二线后,才签到赵氏做法律顾问。”

    米丽点头,竖起一根指头,表示这算一个。

    “二,陈清嫁进赵家前,有个小青梅,叫白巧,一年前,陈清和白巧合伙成立了家私募公司。”

    “这个我知道。”米丽挑着眉梢,晃了晃竖起的一根手指,表示这一条不能算。

    “还有,陈清和白巧有个小爱巢,在翠山园,滨海数一数二的豪宅,一层一户,没几户,你要想找,容易得很。”

    米丽犹豫了下,再竖起一根指头。

    “三,陈清中风前半个月,赵丽娜几乎天天去守恒律所,陈清一走,她就出门,陈清回家前,她回去。”

    米丽竖着两根指头,斜着邓风来,片刻,慢慢曲起第三根手指。

    “没了。”邓风来紧盯着米丽,见她竖起了第三根手指,兴奋的搓了搓手指,嘿嘿笑起来。

    “那我走了,明天给你送钱过来,金条?现金?”米丽站起来。

    “要与时俱进,这是我帐号,转帐。”邓风来从桌上摸了张只有一串数字的纸片,递给米丽。

    米丽哈了一声,接过纸片,刚转过身,邓风来哎了一声,“老米,谁托你查的?有什么……”邓风来不停的搓着手指。

    “我这也是有规矩的。”米丽侧头斜瞥了邓风来一眼,哼了一声,抬脚就走。

    “等等等等。”邓风来跟着出来,“刚来一车甜瓜,闻起来不错,我挑两个给你,算是替你接风了。”

    “哈!”米丽一个转身,双手叉腰斜着邓风来,拿两个甜瓜给她接风?

    “咱关系不错,别人就一个,不信你问老曹。”邓风来抽抽着鼻子,手快脚快的一连挪了十来筐瓜,才挑了两个出来,顺手扯了个塑料袋,装好举给米丽。

    米丽嫌弃归嫌弃,倒不客气,伸手接过,出门回去了。

    回到店里,已经是午饭的点儿了,两人出来,到旁边面馆,一人要了一碗葱油面。

    “这葱油面,还是他家的好吃。”面端上来,盛夏凑上去深吸了口葱油的香气,和米丽感叹道。

    “嗯,就是差了点儿,不知道差在哪儿。”米丽拌着面,一脸遗憾。

    “少了这股子烟火气。”盛夏端起碗,一边吃着面,一边看着坐的满满的食客们边吃边说笑不停,看着老板嗓门极大的吼着:“3号的炸酱面快点!5号不要葱……哎小姑娘,你葱油面不要葱……”

    盛夏和米丽舒服热闹的吃了中午饭,回到店里,米丽一边说着邓风来说的三件事,一边将邓风来的接风瓜切了一只。

    “……我看哪,十有八九是赵丽娜动的手,这事明摆着的,陈清和白巧旧情复燃,打算一脚踹了赵丽娜,带着赵家的钱,和白巧双宿双飞。这样的人,咱们可没少见。这个赵丽娜不错。”

    米丽嘴角往下都撇成八字了。

    “让宋词和她爹去查查陈清在哪家医院看病,主治大夫是哪位,要是能搞到病历最好,再想办法看一看陈清,拍点照片。”盛夏慢慢咬着瓜,想了一会儿,和米丽道。“你去查一查翠山园那套房子,在谁的名下,什么时候买的,钱是从哪儿转过去的。还有,那么大的房子,肯定得请佣人,找到这个佣人,好好聊聊。”

    “好,我现在就去?”米丽站起来。

    “不用那么急,明天吧,一会儿还要去给周凯贺新居,这是大事,做个威灵顿牛排吧,走过去十来分钟,正好醒好,再挑瓶红酒。老米,以后还是去找邓来风买瓜吧,这是我这几十年吃过的最好的瓜。”

    盛夏再扎起一块甜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