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妖夏 > 第一章 重逢

第一章 重逢

笔趣阁 www.xbiquge.cc,最快更新妖夏 !

    七月,闷热的滨海市,一间三流小拍卖行里正举行一场拍卖会,台下稀疏的坐着十来个人,拍卖师淌着热汗,有气无力的喊着价。

    盛夏眯眼盯着台上那一串三个小小的青铜……用疙瘩更准确,这是她来参加这趟拍卖会的唯一目标。

    果然,这一串除了年头长别无所长的三个青铜疙瘩无人问津,盛夏花了三千一百块,顺利拍到手。

    拎着三只青铜疙瘩出来,盛夏一边走,一边将三只青铜疙瘩在左手腕上那一堆几十个各色饰物上比划着,这三只青铜疙瘩,跟她手腕上那一堆乱七八糟的东西,搭配的简直生生世世都是一家人。

    “小姐。”一个黑西装笔挺,戴着墨镜的高大男子拦在她面前,微微躬身,“这个。”

    黑西装伸出白手套,点了点盛夏手里的三只青铜疙瘩,“我们老板看中了,你出个价吧。”

    盛夏拎着那一串三只青铜疙瘩,微微眯着眼,从墨镜看到白手套,上身突然一歪,从黑西装左边往他后面看。

    路边停了辆银灰迈巴赫,盛夏斜出几步,绕过黑西装,走到车旁,弯下腰,一只手搭在车窗玻璃上,挡着光往里看。

    车窗玻璃无声落下,一个面部线条清晰、极其俊朗的年青男子,面无表情,目光冰冷的看着她。

    盛夏顿时眉梢飞起,这个人她认识!

    上个月,她想去蹭一场高端拍卖会,打扮得体站在门口,打算找一个肯把她当女伴带进去的人,正好碰到眼前这人,他把她拒之千里之外无可厚非,可他竟然叫来保安,把她直接拖出了几百米外,这就过份了。

    盛夏愉快的哈了一声,举起手里的青铜疙瘩晃了晃,“是你啊,不卖!”

    说完,盛夏昂然转身,一只手高举着那三只青铜疙瘩,得意的晃着,扬长而去。

    冰冷男子眼里没有盛夏,只紧盯着那三只青铜疙瘩,看着那三只青铜疙瘩在盛夏手里摇来晃去,眉头一点点拧起。

    “老板。”黑西装垂头站在车窗外,额头上一层冷汗,“我……”

    “回去。”男子没看黑西装,升起车窗玻璃,按通手机,冷冷吩咐:“查查那个女人。”

    买到了心仪的东西,顺手报了一箭之仇,盛夏心情愉快极了,在家门口下了出租车,推开有些古旧的院门,跳过门槛,回手关了院门,扬声叫道:“好香,清蒸火腿?”

    “今天早上竟然买到了条真正的金华火腿,味儿挺正,就是小了点,只剔出来一小碟子精肉,刨了坛子花雕出来,差不多蒸好了。”

    厨房里,米丽的声音又清又脆,吐字飞快。

    盛夏几步进了厨房。

    米丽正一只手掀开蒸笼,一只手拿出只细白瓷碟,白瓷碟子里整齐的垒着十几二十块半寸见方的火腿块,红的透亮的火腿块浸在碟子底一层浅浅的琥珀色汤汁中,散发着腾腾热气和微微酒香,诱的盛夏食指大动,不等米丽放好,伸手先掂了一块扔进嘴里,一边呵着气,一边赞不绝口,“好吃!正宗,老米你这火腿越蒸越好了,好吃。”

    米丽顿时眉开眼笑,将碟子放到桌子上,递了双筷子给盛夏,眯眼笑着,看着她吃了两块,转身从锅里捞出炸的正正好的清油饼,放在只清花瓷碗里,端到盛夏面前,将一碗烩虾仁浇在清油饼上,清油饼发出轻微的呲啦声,浓浓的鲜香味儿扑面而来。

    盛夏用勺子将清油饼按碎,舀起一勺放进嘴里,咬着半只鲜嫩弹牙的虾仁和外酥里嫩的清油饼,眯眼吃了,满足的叹了口气,”老米啊,我就是为了这口美味活着的。”

    盛夏慢慢悠悠吃了饭,倒在廊下摇椅上喝着茶,举着那三只青铜疙瘩仔细看了一会儿,将青铜疙瘩握在手心里,闭着眼睛,慢慢感受着那份熟悉之极的感觉。

    “淘到好东西了?”米丽从屋里出来,端了杯茶放到盛夏旁边。

    “嗯。”盛夏似是而非的应了一声,摊开手,将青铜疙瘩送到米丽面前,“你试试,看看能不能捏动。”

    米丽听盛夏这么说,眉毛一下子挑起来,急忙伸手拿过那三只青铜疙瘩,在手心里转了几下,指甲骤然暴出来半寸,细嫩的双手瞬间成了粗韧的黑灰色,一层微微泛着金色的短毛跟着涌出来,这不是手了,是兽爪。

    米丽用拇指食指和中指捏着一只青铜疙瘩,用尽全力压向青铜疙瘩。

    青铜疙瘩纹丝没动。

    米丽呼的站了起来,另一只手也暴出长指甲,成了两只闪着微微金光的爪子,头发无风自动,两只爪子一起用力压向一只青铜疙瘩,用力用到一张脸涨的通红,青铜疙瘩还是纹丝没动。

    “搞不动,跟你那个,”米丽将青铜疙瘩递给李夏,喘着粗气,指着盛夏手腕上那一堆东西,“一样的东西?”

    “大约是,都是觉得熟悉得很,好象失散很多年的老朋友。”盛夏从米丽手里接回青铜疙瘩,这样的尝试结果,在这三只青铜疙瘩被她握在手心里时,她就已经预料到了。

    三年前,她遇到了一只通红的玛瑙珠子,头一眼看到那珠子,就让她有一种从未有过的熟悉感觉,就象这三只青铜疙瘩,它们仿佛是她失散多年的老朋友。

    收进那只玛瑙珠子,她头一回做了梦,虽然梦中只有一团亮极的白光,却是她恢复意识以来,头一个梦。

    也许那不是梦,那是她的记忆,她的从前。

    盛夏握着三只青铜疙瘩,眯眼看着已经晕暗下来的天空,心里充满了期待。

    她的来历,老米和老常一无所知,可就她俩知道的那一点点,只麟片爪,已经足够推断出她来历不凡。

    她非常期待她恢复记忆,恢复其它一切的那一天。

    从前的她,来历不凡,实力必定同样不凡,十有八九是个威风凛凛,一言不合大杀四方的大人物,也可能是个平时低调不显眼,一出手震惊四方的传奇人物……

    盛夏想的眯起了眼,不管哪一种,都极其令人期待啊。